一秒记住【清新小说网 www.qxxs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不明白为什么又会想到“插翅难逃”这个词语,这个词语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充满了晦气,说一次姜小白就要逃一次。

    他感觉姜小白马上就要死了,如果就这样让他白白死了,自己好像没有参与感,日后回想起来,也会觉得遗憾。这时便道:“姜小白,没想到你今天会落得这个下场吧?竖子成名,并非时无英雄,我说过,人的运气不可能一直都好,没有运气,你什么都不是!我劝你还是不要垂死挣扎,还是引颈受戮吧,如果你识相点,说不定我还能赏你个全尸!”

    姜小白感觉自己也快要死了,也懒得再跟他逞嘴舌之利,但他边上还站着布休,布休是什么人?是个人死了嘴都不会死的人。这时就指着他怒道:“北野松,你真是好不要脸,别人说两句也就罢了,你也有脸说?还记得当时在神墓园里,你摇尾乞怜的模样吗?要不是当年我们一时心善放了你,哪有你今天说话的机会?就算你忘记了神墓园里,在悯天仙海你还记得吗?本来你弟弟都不用死,但你为了一己之私,竟然不顾你弟弟的死活,拿你弟弟做挡箭牌,让你弟弟白送了性命,但纵然如此,你还是没有逃过摇尾乞怜的下场,还记得你痛哭流涕的场面吗?要不是当时女人护着你……”

    北野松倒是忘了布休这张嘴,以前就见识过了,哪里说得过他?而且布休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个人口若悬河,滔滔说个不绝,添油加醋,把他以前的丑事全都抖露了出来,还是当着几千人的面,当时就气得满脸通红。他原以为,他父亲听到有人在侮辱他的儿子,肯定会怒不可遏,出手阻止,但他转头看了他父亲一眼,他父亲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好像听得还很认真,大概是听到北野桐的死因另有蹊跷。

    布休依旧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就像天桥下说评书的人,只要有人听,估计能说上三天三夜,都不带喝水,听完上集还有下集,听得北野松火冒三丈,心急如焚,但他又不敢冲过去捂住他的嘴,因为他不是柳娇陌的对手,这时就向边上的北野混沌递了个眼色。

    刚刚在琵琶洞外,北野松因为帮北野混沌求情,所以北野混沌心怀感激,见有人这样侮辱他心爱的大侄子,早就沉不住气了,这时见到眼色,二话不说便出手了。手里蓦地变出一把剑,凌空劈下,一道剑气疾速而出,快若一道光。

    地仙境高手出手,果然非同凡响。

    布休虽然已经突破合斗境,但毕竟跟他相差两个境界,对于问仙境的修士来说,一品一步天,何况是两个大境界。就算布休凝神戒备,都未必能躲过这一剑,何况他此时还在全神贯注地骂人,根本没想到会有地仙境的高手偷袭他,哪里能够躲得开?

    姜小白脸色一变,虽然他跟布休只有一步之遥,但对方的剑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他一次眨眼还没有完成,想去救援,根本来不及。

    不要说他,就算布休自己,手里还握着剑,都没来得及抬起,就听“轰”地一声,剑气就斩在了他的身上,布休就倒飞了出去。

    姜小白知道,布休经不起这一剑,肯定必死无疑,大叫一声:“布休——”

    风言和查理等人就在布休中剑的一瞬间,吓得都闭起了眼睛,他们没有勇气看到布休被斩成两段的凄惨场景。在闭上眼睛的同时,眼眶已经湿润了。

    没想到这时朱琼花却尖叫一声,身形一闪就冲了过来,一把就把布休搂在怀里,顿时梨花带雨,嘶喊道:“布休,布休……”

    喊着喊着就泣不成声了。

    其实刚刚布休一席话,已经说得他动心了,对于他这种没谈过恋爱的女孩子来说,最经不得男人的花言巧语,爱到最深处,明知道对方说得是谎言,但还是忍不住愿意相信,所以她有些害怕,害怕会控制不住自己,又上了布休的贼船,所以当时才让北野通天出手,自己却下不了手,只求快刀斩乱麻,或许他死了,一切就结束了。

    但现在见布休真的死了,他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地伤心,在自己内心的最深处,多么企盼他能活着,哪怕他还会背叛自己。虽然此时太阳已经露出了头,但她仍觉得天地一片昏暗,没有一丝光彩。

    所有人都认为布休经不起北野混沌这一剑,必死无疑,没被斩成两段,估计也是祖坟冒烟了,还是冒黑烟。

    但现实却总是令人意外,布休竟没有死,胸前的衣服已经被剑气震得粉碎,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天蚕甲。天蚕甲完好无损,帮他挡了这一剑。

    不过那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血染长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清新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开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开花并收藏血染长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