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清新小说网 www.qxxs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群人气势汹汹地杀到,又风风火火地押着人离去了,所经之处,自然是引来不少酒客和路人好奇的目光……

    着常服的孟仪良和赫拉古父子在一群身着盔甲的南疆军士兵之中显得分外醒目,孟仪良只觉得四周那些带着探究的目光像针一样刺在他身上,暗暗地心道:他绝对不会忘记这个奇耻大辱!

    一炷香后,孟仪良就被李得广带到了日曜殿中,而萧奕和官语白仍旧坐在窗边说话。

    这一路行来,孟仪良已经平复了混乱的心情,也想了萧奕传唤他以及拿下赫拉古父子俩的原因,但是心中始终有些没底,直到此刻看到了官语白,才算是心中略略地有数了:一定是这安逸侯在世子爷面前说了什么,试图陷害自己。

    想着,孟仪良的心安定了不少。

    “末将见过世子爷、侯爷。”孟仪良恭敬地对着萧奕和官语白行了军礼,道,“不知世子爷招末将前来有何要事?”

    萧奕淡淡地瞥了孟仪良一眼,也懒得同他废话,不客气地直呼其名:“孟仪良,本世子没时间跟你兜圈子,只问你一个问题,德勒马场送来的那三千匹马是谁动的手脚,是你,还是古那家?又或是另有其人?”

    果然!

    孟仪良心中冷笑,这安逸侯自知他难逃干系,就试图对世子爷挑拨离间,欲把病马的责任“嫁祸”到自己身上。

    孟仪良做出一副震惊的表情,拔高嗓门道:“世子爷,您的意思是那些病马是有人暗中对马动了手脚?!”

    说着,他又语锋一转,感动地恭维道:“世子爷,既然您当面质问末将,就表示您胸有丘壑,心似明镜,绝非那偏听偏信之人,明白此事同末将无关……还请世子爷把此事交给末将,末将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以报答世子爷的信任。”他感激涕零地抱拳请命。

    他话音还未落下,就听屋外传来阵阵高亢的鹰啼声,两头鹰一声接着一声,仿佛在一唱一搭地取笑孟仪良似的。

    此时,沐浴更衣后的小四正斜斜地歪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看着在半空中飞翔的双鹰,嘴角几不可见的微微勾起。自家寒羽就是聪明!

    萧奕漫不经心的眸子透出一丝不耐来,“看来孟老将军是不认了?”他微微挑眉,冷哼道,“反正认不认都无妨……来人!孟老将军通敌判国,当诛!”

    话音一落,就见李得广带着两个身形高大健硕的士兵进来了,那两个士兵一左一右地钳住了孟仪良,动作粗鲁,比起之前在越曼酒楼时的待遇,可以说是一个天一个地。

    饶是孟仪良再老练,此刻,也不免慌了手脚。

    早知世子爷性子有些乖戾随性,却没想到他竟然是这般不讲理,这才说了几句话,无凭无据地就想要定他的罪?!

    “世子爷,末将不服!”他色厉内荏地吼道,整个人激动得有些歇斯底里,“末将不曾犯错,您却如此草菅人命,就不怕失了军心?!”

    萧奕朝孟仪良看去,眼神变冷。

    他最讨厌这种蠢人,有本事作恶,怎么就没本事承认呢?!

    也是,这世上能有几个枭雄,多是狗熊而已!

    “事不过三,本世子再说一遍,本世子的时间价值千金,没时间跟你废话。”萧奕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勾结古那家,暗中给三千匹军马下药的事本世子已经查得一清二楚了。对军中战马下药,等同通敌……”

    通敌?!那可是满门抄斩的罪名。孟仪良瞳孔猛缩,自然不会认下这个罪名,矢口否认道:“末将不服……末将对世子爷、对王爷、对南疆军忠心耿耿,赤胆忠心,天日可鉴,世子爷,您可不能为了包庇安逸侯,就如此独断专行,您这是想要寒了众将士的心吗?”

    他言下之意,就是斥责萧奕为了包庇官语白,要拿他来顶罪,还想杀了他来个死无对证。

    他恶狠狠地瞪着官语白,那凶狠的眼神仿佛要杀人似的,“安逸侯,都是你这奸佞小人蛊惑世子爷!”

    萧奕也看向了官语白,挑了挑眉尾,眼神中却是有几分似笑非笑,无声地调侃道:小白,原来你还有当佞臣的潜质啊?!

    从头到尾,官语白都是一贯的云淡风轻,自顾自地喝着茶,仿佛孟仪良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又似乎孟仪良的话根本不配入他的耳。

    “世子爷,您……”

    孟仪良还想叫嚣,这一次,萧奕是彻底不耐烦了,直接打断了他,直接下令道:“拖下去,杖军棍一百。”

    军棍一百那可是重罚了,要知道若是每一棍都落到实处,普通人在三十军棍后几乎叫不出声来;四五十军棍后,估计屁股就要皮开肉绽;等再打到**十棍时,人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孟仪良心下一沉,脸色惨白,跟着就听萧奕继续吩咐道:“还有,封了古那府,将古那家一干人等全都拿下,暂且羁押!”

    “是,世子爷。”李得广恭声领命,然后一挥手,示意那两个士兵将孟仪良带走。

    两个士兵立刻蛮横粗鲁地将不甘愿的孟仪良往书房外拖去……

    “放开本将军!”

    这下,孟仪良这次是真急了,真怕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世子爷居然一点都不顾及名声,不顾及自己是老王爷留下的人,一意孤行,还要对自己行刑。

    一百军棍!

    他在军中几十年,一百军棍的下场是什么,他最清楚不过,即便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吃下这一百军棍,恐怕都承受不住。

    等行完刑,他就算侥幸留得一条命,那也废了!

    他的表情中充满了惊恐与绝望,一边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一边扯着嗓门高喊着:“放开本将军!……老王爷,您在天有灵,世子爷如此对待老将,实在是令人齿寒……”

    随着他被拖走,他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后以一声凄厉的惨叫作为收尾。

    “啪——”

    “啪——”

    “……”

    两个行刑的士兵一边报数,一边挥动军棍。

    两根军棍交叉着往下打,厚重的棍棒每一次挥下时,都呼呼带风。

    孟仪良狼狈地被两个人士兵牢牢地摁在地上,扒下了裤子,露出干瘪的屁股,棍棒打在肉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与他那声声惨叫交错在一起。

    孟仪良只觉得钻心的疼,屁股上那种凉飕飕的感觉更是带给他莫大的屈辱,让他又气又恨又羞,真是恨不得当下昏死过去才好……

    这一声比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自然也传到了日曜殿中,萧奕和官语白仿若未闻地说着话,仿佛两个悠闲的茶客正坐在一间茶室中品茗论道。

    可这份恬淡还没维持一盏茶功夫,就被一阵急促的步履声破坏。

    一个高大的玄甲军将士快步走了进来,面色有些凝重,对着二人抱拳禀道:“世子爷,侯爷,孟老将军麾下三营将士得知其被世子爷您下令拿下,群情激愤,三营哗变,营中一干将领赶来王宫为他请命,现在就候在旭阳门外。”

    孟仪良是老镇南王时期以军功得封的从二品大将军,在南疆,其军衔只略次于田禾,麾下共有三营一万人,个个都可谓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亲信。

    南凉如今共驻扎有南疆将士五万人,这三营一旦哗变,怕是会引起军营动荡,甚至南凉不稳,届时,恐怕这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南凉也会丢了。

    然而,面对如此严峻的局势,萧奕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焦急,反而饶有兴趣地挑眉道:“小白,我们出去看看热闹吧。”

    旭阳门是南凉王宫最靠里的一道宫门,没有萧奕和官语白的认可,谁也不可轻易跨入这道门。

    官语白淡淡地一笑,起身道:“且当去透透气。”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出日曜殿,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去。

    原本在屋檐上的小四一看到官语白出来了,立刻从上面一跃而下,轻盈地跟在了官语白的身后,如同他的影子一般。

    出了日曜殿,就听孟仪良的惨叫声更为清晰尖锐,他应该是看到了萧奕,又大叫了起来:“世子……爷……啊!”语不成句。

    很快就被一声声响亮的报数声压了过去:

    “十七!”

    “十八!”

    “……”

    旭阳门就正对着日曜殿,两者之间不过也就百来丈远,萧奕和官语白一眼就可以看到数十名南疆军将领正聚集在旭阳门外,从参将到百户,一个个的脸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盛宠之嫡女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清新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天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泠并收藏盛宠之嫡女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