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剩下的那一个,就只能是乔琦了。

    因此,林月儿这才二话不说,直接跑来找她要东西。

    可是看她现在这副样子,竟是丝毫不惧她真的进屋去搜,难道,她真的没有拿?

    林月儿的心思千回百转,不过,来都来了,怎么着也不能白跑一趟。

    于是,硬着头皮说道:“搜就搜!哼。”

    说完,就带着自己的佣人小桃进屋去了。

    全程,两人在房间里翻箱倒柜,乔琦坐在沙发上,眉眼都没抬一下。

    反倒是她的贴身佣人小月,因为给她端茶走进来,看到了这一幕,顿时惊得瞪大了眼睛。

    “乔小姐,她们、她们这是在干嘛呀?”

    小月有些着急。

    乔琦依旧是那副不动如山的样子,沉声道:“小月,别拦着,让她们搜。”

    小月见状,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满,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房间不算特别大,再加上乔琦本身就不喜欢有太多东西,所以布置得也很简单,搜起来并不难。

    大约二十分钟过后,就已经全部搜遍了。

    林月儿的脸色十分难看,看着一直坐在沙发上,从头到尾连个眼神也没给她的乔琦,心头只觉火气一烘一烘的,脸上也烧得难堪的滚烫。

    乔琦抬起头来。

    目光平静的望着她,问:“林小姐搜完了?可有发现你的项链?”

    林月儿咬了咬唇。

    固执的说道:“就算房间里没有,也不能证明东西就不是你拿的,说不定你藏在别的地方了呢?”

    乔琦挑了挑眉,轻笑出声来。

    林月儿一愣。

    只见,她并没有如自己预想中那么生气,甚至连一丝生气的苗头都没有。

    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沉声道:“按你这么说,你是非得将这个罪名栽到我头上了?”

    林月儿一噎。

    被她那凉凉的目光看着,莫名就有些心虚。

    但此时已是骑虎难下,她也没有了退路,今天是注意要将这个女人得罪得死死的了。

    与其这个时候临时撤走,不如将事情闹大,如果能将她赶出去,最好不过。

    这样想着,她的眼底闪过一抹恶毒的光彩。

    看着乔琦,冷笑道:“到底是我要故意和你过不去,还是你自己做贼心虚,大家心里自然有数,乔琦,实话也不怕告诉你,那条项链,是我妈留给我的,对我非常重要,如果真是你拿的,我劝你自己老实交出来,否则……”

    “否则你要怎样?”

    乔琦清冷着声音开口,语气已有几分危险的意味。

    然而,林月儿并没有听出来。

    她只是继续得意的说着,“否则,我就让司乾把你赶出去!你看我做不做得到!”

    “呵!”

    乔琦笑了。

    她的笑容,向来是那副淡淡的懒散的味道,可越是这样,越是显得林月儿在她面前不值一提,仿佛随手轻轻一捏,就能将对方捏死。

    她冷笑道:“林月儿,其实我挺佩服你的。”

    林月儿一愣。

    下意识蹙眉。

    不知道她突然这么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关子。

    乔琦继续说道:“你知道吗?看着你,我就像是看到一个不知所谓的傻笔,在我面前跳脚,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看你,我就觉得所有困难都算不得什么困难了,毕竟有的人脑子蠢成猪都还能活得好好的,我又凭什么不能好好活下去?”

    这一次,林月儿听懂了。

    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难看。

    她铁青着脸,咬牙道:“乔琦,你敢……”

    “我怎么不敢?”

    乔琦站起身来。

    她身形高挑,本就比林月儿略高出五六公分,这样一站,整个人气势顿时拔高,虽然以肉眼看上去两人的身高还是差不多,但是却无端令人觉得有一股迫人的气场在,让人忍不住胆寒。

    她一步一步往前逼近,对林月儿说道:“我向来信奉一个道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先是三番两次的挑衅我,现在又玩上了栽赃嫁祸这一招,你真当我乔琦是吃素的?可以任由你随意想泼脏水就泼脏水?”

    林月儿被她身上的气势所震慑到,整个人狠狠一颤,后退了一步。

    她咽了口唾沫,磕磕巴巴的道:“你、你想干什么?”

    乔琦冷笑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