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均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男人长相白静斯文,平头下,一双眼睛安静木讷。

    若是不认识的人见了,只怕还以为是个老实巴交的大学生。

    而女生明显就要跳脱很多,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束起一个高马尾,五官明艳,目光锐利而明亮,唇角微微翘着,没做什么表情,先自带了两分笑意。

    两人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就看到夜色里,一道同样高挑清瘦的身影缓步走了出来。

    两人都是一愣。

    之前,在电话里听到对面的声音沉稳冷静,还以为会是个年纪偏大的女人,没想到竟这么年轻。

    小八当先走上前来,眯着眼睛笑,“你好,乔小姐?”

    乔琦伸手,和她握了握,“是我。”

    身后的男人也上前,和她握了握。

    乔琦并没有和她多作寒暄,目光看着她身后的那辆越野车,问:“东西呢?”

    “车上。”

    她当先迈步,往车子走去。

    小八两人自然是跟着,打开后备箱,赫然就看到一个大大的黑色塑料袋静静的躺在那里。

    小八摸了摸鼻子,清咳一声,有些尴尬。

    “抱歉,时间匆忙,没来得及找更好的东西装她,所以就随便弄了个袋子。”

    乔琦的脸色看上去仍旧很平静,淡淡说道:“没关系。”

    她沉默着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问小八,“还是之前那个账户?”

    小八点了点头。

    乔琦二话不说,低头掏出手机,就将钱转过去了。

    卡是她今天出门前,临时找欧伯要的,因为涉及金额不算很大,欧伯早得了满足她所有要求的吩咐,因此连声都没吭,就给她了。

    乔琦知道,自己接下来对顾司乾会有大作用,因此花着他的钱,也没有半分不舍。

    更是没有任何愧疚,毕竟,这些钱本就算是他给她的报酬。

    没过多久,钱就转了过去。

    她这边一转,小八那边自然很快就收到信息,脸上露出一抹友好的笑容,“收到了,我看你没有开车来,带她走不方便吧?要不要我送你们?”

    不料,乔琦却摇了摇头。

    她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后备箱里躺着的那道黑影,沉声道:“她要去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我抱她过去就好。”

    小八见状,虽然觉得她这话有些奇怪,不过也不好多说什么。

    点了点头,说道:“行,那我们就先走了,合作愉快,下次再有什么活儿,希望你还找我们。”

    乔琦友好的朝她点头。

    小八和她的手下,这才帮忙将尸体抬下来,然后跳上越野车离开。

    车子呼啸着驶进苍茫的夜色中,四周寂静下来,荒凉的旷野里,此时就只剩下乔琦一个人,还有一具近乎半腐的尸体。

    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她在原地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然后蹲下身,拉开裹尸袋上的拉链,一股难以言喻的腐臭味道顿时扑面而来。

    她抬手,用袖子捂住口鼻,借着夜里清淡的月光,总算是看清了那里面躺着的人影。

    真的是她。

    火凤,朱雀社十二堂口火凤堂的堂主,当初,也曾和她是很好的朋友。

    朱雀社解体以后,火凤就消失了,当时,她听说对方是逃亡到r国去了。

    乔琦还曾经庆幸过,好在没有全部死在那场灾难里,好歹,逃出去一个算一个。

    可是为什么,时隔四年半,竟会在异国他乡看到她的尸体?

    原来,还是逃不掉么?

    那些曾陪在她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全部都死去了,一个也没能逃过去。

    乔琦闭上眼睛,只觉胸腔里有莫名的情绪在痛苦的激荡着,一下一下狠狠撞击着她的胸口,让她痛苦得恨不得嘶吼出来。

    然而,她到底还是咬咬牙,将那股疼痛的感觉压下去。

    像是打碎了牙齿和血吞,连带着那一件件深入骨髓的仇恨,也一并咽了下去。

    她将尸体扛起来,大步往外走去。

    不远处,就是一个荒僻的火葬场。

    这个时间点,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乔琦扛起尸体,脚步一沉,便稳住了身形,利落翻过高高的院墙跳了进去。

    她走到铁门前,用头上别碎发的一根小发夹透开门锁,然后轻手轻脚的推开门,顿时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扑面而来,她知道那是尸体的味道,很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