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着,停下步子,想了一会儿以后,才又继续开口,说道:“行了,这事我会想办法,到时候实在不行,我就找辆车把她们拖到镇子上去,那边有人专门收人,虽然价钱便宜了些,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四婶一听,脸色微变,指尖都跟着颤了颤。

    但是面对冷酷的丈夫,她到底也不敢再说什么,低下头去。

    屋子里的油灯一直亮到半夜,才熄灭。

    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一切如常。

    这一天晚上,景宁和墨楠两人都没敢睡得太死,就怕晚上会出什么事。

    事实证明,四叔虽然发觉了她们的不对劲,但正如景宁所料,他们还没那么快动手。

    只是也有变得不一样的地方。

    那就是,从今天起,四叔就开始不准她们下楼吃饭了。

    别说出门,现在是连下楼都不行。

    用的理由则十分可笑。

    只听他说道:“你们不知道,村里呀昨天晚上突然传出说闹贼,那可不是一般的贼,抢钱抢人还劫色呢,你们两个小丫头是外地来的,本来就容易受欺负,依我看还是好好呆在房间里比较安全。”

    “毕竟我们家你也看到了,就我们老两口在,真要有个什么歹徒闯进来,我们俩也护不住你们啊是不是。”

    墨楠闻言,下意识就皱眉,想想反驳,却被景宁拦下了。

    只见景宁一把捂住胸口,一脸受惊的样子,问道:“真的吗?还有这么大胆的贼?天啦,我早就听说好多乡下地方贼人目无王法,因为天高皇帝远,想着没人能管就到处作案,原来是真的!天啦,太可怕了。”

    她那浮夸的演技,让墨楠看着,都忍不住狠狠抽了抽嘴角。

    但四叔和四婶这两个人,居然还真就没有看出不对劲来。

    只是煞有介事的点头,“是啊,就是这么猖狂,所以你们就在房间里呆着,千万别出来,每顿的饭菜我们让你们婶子给你们送上来的。”

    景宁露出感激的表情,“那就麻烦你们了。”

    “不客气不客气。”

    四叔说完以后,就离开了。

    四婶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转身进了厨房做事。

    景宁这才拉着墨楠回屋。

    一进屋,墨楠就低声问:“你搞什么鬼?他们摆明了就是想骗我们,把我们锁在屋子里不准我们出去。”

    景宁冷笑道:“我当然知道,不然怎么会配合他们演戏呢?”

    墨楠一下子就不明白了。

    “宁宁,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景宁坐在那里,托着下巴冷笑了一声。

    “也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他们现在这么着急,只怕会不会是有什么人找上门来了,所以才让他们的态度变化这么大!”

    墨楠一怔,紧接着,喜上眉梢。

    “你是说总裁他们找过来了吗?也对,你都失踪这么多天了,总裁也该找过来了。”

    然而,却见景宁微微垂下眉眼,脸上并无喜色。

    “不是他们。”

    “啊?什么?”

    “如果是他们的话,不会让四叔他们有反应的机会。”

    陆景深的做事风格,她很清楚。

    查找到她飞机出事的地点,当发现她不在返航的飞机上的时候,一定会第一时间派人去找其余乘客寻找线索。

    到时候就会很快知道,她们是在这里跳伞的。

    然后,他们会根据空域标示出一个大致的范围,进行地毯式搜索。

    什么叫地毯式搜索呢?

    那就是,不会随意的找人寻问,而是直接挨家挨户的搜,一次搜一个村子,搜完把人控制住不许往外传播,以免打草惊蛇。

    这样一来,才能真正的保证她们的安全。

    否则,就像是现在这样,那边的人一问,人家若真有什么坏心眼,肯定不会说实话。

    这样一来,他们的问话不仅没有帮到她们,反倒是害了她们。

    陆景深没这么蠢。

    这样想着,景宁就解释道:“应该是之前在飞机上追杀我们的那批人,他们是直接从附近赶过来的,因为距离更近,所以一定比陆景深更快。”

    墨楠震惊的瞪大眼睛。

    景宁也叹了口气。

    “我早该想到的,他们既然如此大费周章的要我们的性命,就一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即便知道我们跳下了飞机,也一定会再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