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搓了搓手,笑道:“不急不急,我就过来瞧瞧。”

    他说着,一边说一边踱着步子来回走,最后走着走着,就走到了灶台后面。

    “你就是之前四叔救的那个小姑娘,你叫啥名儿来着?”

    他问道。

    墨楠总算是抬头瞟了他一眼,却有些轻蔑和讽刺。

    “和你有关系?”

    男人一愣。

    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你说啥?”

    “你连我说什么都听不清楚,还打听我叫什么?”

    男人这下子听懂了,一下子滞在那里。

    大约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刺的姑娘,他呆了好片刻,才冷笑一声。

    “嘿!有脾气,老子喜欢。”

    墨楠狠狠皱眉。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一个火钳给他砸过去。

    但事实是,现在还不行。

    至少,在她和景宁完全养好身体以前,绝不能真正和这些人撕破脸皮。

    于是,她没有再说话。

    那个男人没在她这儿讨着好,也有些无趣,又走了一会儿,这才揣着袖子出去了。

    从头到尾,景宁都坐在厨房门口,没有挪步。

    一直等到他走出去好玩,走到堂屋正中的那条板凳上坐下,才听到他隐约在对四叔抱怨,“那丫头脾气好差,到时候等我带回去,一定好好调教一下不可。”

    堂屋里传来男人嘿嘿的笑声。

    “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你要是愿意现在带走也成啊,早点调教早点服管嘛。”

    男人立马就反驳了,“那可不行,要买就要买个好全的,这伤着的看病吃药都还要钱呢,这钱我可不出。”

    四叔没有再说话了。

    景宁收回耳朵,微微垂眸,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晚饭自然又是十分丰盛的。

    那几个男人,并没有全部都留下来吃饭。

    只有其中的两个留了下来,景宁认了出来,那其中一个,就是上次半夜她在外面碰到的,和四叔在那里说话的那个。

    饭席间,那人一直盯着她看,偶尔还给她夹几筷子菜。

    一边笑着一边说:“多吃点,瞧你们城里来的姑娘,就是斯文,不吃饭身体哪能恢复得快。”

    景宁笑了笑,没说话。

    但是却默不作声的将他夹的菜拨到了一边,一根都没有动。

    墨楠看着那两个男人,从头到尾脸上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四叔看着,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眉心却是一直皱着的。

    吃完饭以后,景宁帮着四婶将碗筷收拾了,然后才带着墨楠回屋。

    回到房间以后,墨楠原本还能强装着的几分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什么玩意儿,他还真打算把我们卖给这种货色?”

    景宁见她似乎忍不住要发牢骚,立马将一根手指竖在唇边,“嘘”了一声。

    墨楠这才想起,四叔夫妇有可能还在外面。

    她如果说话声音太大,万一被他们听到,那就糟糕了。

    因此,她的脸色变了变,到底最后还是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景宁走到她身边,在床上坐下,低声道:“看来情况比我们想象得要糟糕,我总感觉他们可能等不到一个月,就会动手了,在这之前,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

    墨楠有些不解,“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景宁抿了抿唇,想了片刻,才说:“我会趁这几天,努力找机会将周围的地形图画出来,你就努力养伤吧,现在你的伤最重要。”

    墨楠闻言,顿时更加自责。

    “宁宁,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的伤……”

    景宁闻言,一下子就笑起来。

    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傻瓜,胡说什么呢!要不是你,我在飞机上就已经没命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墨楠在她的心里,不仅仅只是她的保镖,更是她的朋友。

    所以景宁是绝对不会丢下她不管的。

    墨楠见状,也不好再继续自责,两人又商量了一会儿,直到临近黄昏,外面四婶在叫了,景宁才出去。

    晚饭自然还是景宁帮着四婶一起做的。

    看到晒在厨房后面的花,四婶说道:“今天晚上可能要下午,你要做干花儿就把这些东西收收吧,免得淋湿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