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看着他这样说,一时也没有再说话。

    没过多久,封行朗就摆了摆手,让他出去了。

    他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个新闻上的照片,深深的皱起眉头。

    半响,才自言自语道:“宛宛,真的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吗?”

    而此时,另一边。

    网上的动静闹得这么大,饶是苏菀不上网,但她身边的温文君却是上的,因此也知道了。

    在刚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是惶恐的。

    毕竟,她曾经答应过独孤莺,绝对不会回来的。

    可现在她不仅回来了,还被人偷拍放到了网上,声势闹得这么大,一定会人尽皆知。

    那到时候当年的事……

    只要一想到这些,她就只觉坐立不安,满心的都是愧疚和无措。

    “温大哥,我想见一见姐姐,你能帮我找找她吗?”

    温文君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正抱着一把古琴在替她修理。

    闻言抬起头来,皱着眉不解的看了她一眼。

    “你要去见独孤莺?为什么?”

    苏菀也没有隐瞒他,就将自己心底的担忧说了出来。

    她柔声说道:“这次回来,我原本想过,要当面找到姐姐和封大哥他们,向他们解释清楚当年的误会。”

    “可是等我真正见到姐姐才发现,根本不用我解释,她很幸福,他们的感情也很好。”

    “这件事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也许他们早就不记得了,也或许,他们早就放下不在乎了。”

    “我若是再执意去提起,除了有故意想要揭开他们伤疤的嫌疑,也害怕会对他们夫妻的感情造成影响。”

    “所以我已经决定不说了,也许这次我回来,就只是回到故土走一走,看一看曾经小时候住过的地方。”

    “看完了,感受过了,我也就该离开了,我真的没有想过要让任何人发现我的存在。”

    “可是,却有人将我的照片放到了网上,温大哥,我现在真的很害怕,如果那些新闻再持续扩散下去的话,一定会有更多原本认识我的人,发现我的存在。”

    “到时候,旧事重提,我要以何颜面来面对姐姐?她和姐夫已经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万一真的因为我而心生嫌隙,那我真是万死也无法赎罪了。”

    温文君看着她惶恐不安的样子,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

    他沉声道:“那个女人那般羞辱刻薄你,就算她婚姻不幸,那也是因为她自已,你又何苦将所有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来?”

    苏菀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你不明白,当年的事对他们的影响真的很大,我不想再重蹈覆辙,所以温大哥,求你带我去见见她好吗?我想要当面将这一切都说清楚,再也拖不得了。”

    温文君显然是不乐意的。

    因为不用他想,就知道,这次就算去见了人,过程也一定会很不愉快。

    但是面对着苏菀那双楚楚动人,带着哀求的眼睛,他拒绝不了。

    所以,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沉默的道:“我试试。”

    苏菀闻言,这才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独孤莺很快就收到了温文君的消息。

    消息是通过她的助理传上来的,温文君不知道从什么渠道拿到了她助理的联系方式,然后告诉她助理,有一位姓苏的小姐想见她。

    助理不知道是谁,因此也不敢耽搁,赶紧就告诉了独孤莺。

    独孤莺一听苏小姐,立马就知道是谁了,想了想,到底还是同意了见面。

    当然,苏菀是知道封家的住处的,毕竟,她以前也经常去那儿。

    可是现在她却不敢去,一来,她不想露面,以免坐实了网上关于她还活着的消息的传闻。

    二来,她只是想私下和独孤莺见一次,说清楚当年的事,然后自己该去哪儿就去哪儿,再也不打扰他们的生活。

    但如果她真的去了封家,被有心之人再拍到上传到网上的话,一定会将二十六年前那桩陈年旧事再翻出来的。

    到时候,她不仅没有解释清楚真相,反倒让这潭水越来越浑,这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

    因此,苏菀再三考虑之后,还是让温文君帮忙,约了独孤莺私下见面。

    独孤莺之所以肯去见她,自然出是出于忌惮或是怜悯。

    纯属的好奇,想见一见她,看看她到底还想对自己说些什么。

    两人约在一个比较幽静偏僻的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