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那就随你去吧!你已经长大了,也是时候该为自己的人生做选择了。”

    “我只希望你,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记得,你还有个家在这里,你的父亲和哥哥,永远都会是你的后盾,明白了吗?”

    华遥的泪水大滴大滴无声的滚落下来。

    将脸埋在父亲的怀里,哭着点头。

    “我明白。”

    华父这才感觉到一点安慰,轻轻的拍着她的肩,就像哄一个小孩子那样。

    轻声的说道:“哭吧,哭出来就好受多了。”

    两个人关在房间里聊了许久。

    直到半个多小时后,才结束了这次的谈话。

    下楼时,华遥的眼睛有些红红的,但看得出来,心情较之前已经好了很多。

    季临渊一直在楼下等着她,看到她下来,很自然的迎了上去。

    “如何?”

    他抬手牵过她的手,拉着她往他们自己的房间里走。

    华遥笑了笑,点头道:“已经说好了。”

    季临渊挑了挑眉。

    华遥抿了下唇,紧接着笑道:“爸爸还是心疼我们的,临渊,以后不要再和他正面硬来了,他……”

    这个时候,两个人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房间。

    季临渊抬手关门,忽然一把就将她扯进了自己怀里。

    “他怎么?嗯?”

    他说着,低头去吻她。

    华遥被他撩得气息不稳,磕磕巴巴的道:“他年纪大了,一切都是为我好,你别……”

    男人忽然低低的笑起来。

    一边笑,一边吻她,然后带着她的身体往大床的方向走。

    “遥遥,我从来没有针对他,只是他不肯放过我而已,我说过,只要他不阻碍我们在一起,别的我都不在乎。”

    华遥一下子就被他带到了床上。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抵住他的胸膛,嘴里惊叫,“季临渊,你干嘛……”

    然而话还没说完,余下的声音就被男人的吻给吞没了。

    又是一个荒唐的晚上。

    第二天,因为华遥后面还有通告,不能在晋城呆得太久。

    何况此时年已经过完,春节期间华父和华钰也要忙着各种应酬,没时间陪她,因此,华遥便带着小家伙和季临渊一起回到了京都。

    而另一边,康洛瑶在过完年后,苏红就给她接了一部现代都市剧,现在也正投入到紧张的拍摄当中。

    这段时间,她和独孤莺没有见过面,所以两人倒是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

    而康母的病也随着时间的过去,一天一天的好起来了。

    戏拍到中途的时候,康洛瑶抽了一天空,请假带康洛瑶去圣彼桥医院做了个全面的复查。

    虽然平时也有家庭医生经常上门帮她复查,但康洛瑶还是觉得,去圣彼桥医院找当时给康母做手术的那个国际专家复查会更靠谱一点。

    有封逸这层关系在,对方也不会拒绝。

    何况康母本来就是他的病人。

    复查之后,结果显示一切都很好,如今康母除了不能经常动怒以及长时间从事体力劳动以外,别的和正常人没什么问题。

    康洛瑶和康母得知这个结果,都很高兴。

    回家之后,就让佣人做了一顿特别丰盛的晚餐,庆祝了一下。

    因为高兴,康母还难得的亲自下了厨,向征性的做了两个拿手小菜。

    这些菜,都是康洛瑶从小吃到大的,过了这么久没吃了,再吃到还是小时候的味道,心时顿时涌上无尽的温暖和甜意。

    两母女这么高兴,封逸自然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

    一整个晚上心情都很不错。

    就连今天在研究院那边出现的一些技术性上的问题,所导致的烦闷都跟随着不翼而飞了。

    然而,吃完饭以后,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康母就突然提出要回晋城。

    这个提议,让康洛瑶和封逸都愣了一下。

    康洛瑶首先就表示了不赞同。

    “妈,好端端的,你回晋城干什么?那边您又没什么朋友,更没什么亲人,回去不是更孤单吗?”

    然而,康母却笑了笑,摇头。

    “我总不能一直赖在你身边,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更有自己的人生要活,我老呆在这里,会成为你的累赘的。”

    这话一出,康洛瑶和封逸两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