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宁的脸红扑扑的,拢了拢耳边的碎发,笑得有些羞赧。

    “那个……虽然我觉得生生世世都在一起有些不现实,但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儿上,我就估且先答应你吧。”

    陆景深弯起唇角,笑容渐渐在眼底展开,越来越大。

    “嗯,谢谢陆太太的成全。”

    他握着她的手,将她拢入怀中,下巴轻抵在她的头上,又低头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我爱你,宁宁。”

    景宁伸手环住他劲瘦的腰,周围传来游人们开心的叫喊喧闹之声,她的心却因为他这方温暖的怀抱,一片温暖宁静。

    放完河灯,又到附近走了走,准备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

    因为时间太晚了,安安毕竟还是个孩子,容易犯困,因此一个小时前老太太就给他们发了信息,说是没找到他们,所以先回去了。

    他们在放河灯的时候,就被挤散到了两个方向,后来放完河灯,想再回去找人,自然是找不到的。

    景宁接到她的信息,知道他们先回家了,所以才索性带着陆景深再在附近逛一逛。

    毕竟是他从小长到大的地方,她也想多了解一下。

    两个人手牵着手,走了一会儿,一直走到停车的地方。

    陆景深让她站在这儿等等,他去取车。

    景宁答应了,停车场离河边并不远,大概几百米的距离,她站在那里,还能看到刚才两人走过来的石子路,一直蔓延到河边。

    河那边的人还很多,对于他们来说,十二点还早,大概才是夜生活的开始,所以攒动的人群不仅没有减少,反倒是有增多的趋势。

    景宁抱着胳膊,等了一会儿。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动静。

    她还以为是陆景深开着车过来了,正转身,突然一道劲风袭来。

    她心头突地一跳,下意识就想避开,然而还是晚了。

    来人的身手极快,在她动身之前,便已经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将她往旁边的一颗大树后拖去。

    景宁用力挣扎,之前学过的各种防身招数全数用上。

    然而并没有用。

    来人的反应和身手,简直快得超乎常人。

    再加上她毕竟还要顾及肚子里的孩子,有所掣肘,没办法发挥出全部的力气来,几招之下,渐落下风。

    景宁被人捂着嘴,往旁边一条阴暗的巷子里拖去。

    “别动!我不会伤你,只需要你的帮忙。”

    来人的声音十分沙哑,像是极累极渴,有些虚弱。

    景宁绷紧了心神,鼻尖一动,突然闻到一股血腥味。

    她试图往后瞟了一眼,“你受伤了?”

    来人并没有说话,不过不需要他回答,鼻尖越来越浓重的血腥味,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景宁心里突然没来由的放松下来。

    她轻声道:“你松开我,让我看看。”

    来人还是没说话,但捂着她嘴的手却悄然松了几分,让她可以清晰的说出话来,还能透口气。

    “你的身手很厉害,我在你面前完全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你大可放心,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势,你把我拖到这里来,我相信也是想为了这一点吧。”

    钳制住她手腕的那只手略微顿了一下,紧接着,将她松开。br

    “抱歉,麻烦了。”

    他的声线低沉,难以想象,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绑匪,竟然还会对被绑的人说抱歉二字。

    这也就更坚定了景宁的想法。

    这不是个普通人。

    她转身过去,巷子里光线昏暗,这里已经完全偏离了热闹的区域,不仅没有灯光,连过路的人都极少。

    景宁看不清他的样子,借着天上暗淡的毛月光,隐约只能看清眼前的人身形高大,坐在湿漉漉的地上,呼吸微弱。

    她皱了皱眉。

    凭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伸手探去。

    触手一片湿热,那人闷哼了一声,像是在忍受极大的痛楚。

    她沉声道:“你的伤势很重,这地方我看不见,也不方便治疗,如果你相信我,就跟我走,我带你去可以治伤的地方。”

    来人没有说话,景宁能感觉到,他在看她。

    估计是在审视吧!

    片刻,他终于开口,“我要如何信你?”

    景宁冷冷勾唇,“现在需要帮忙的人是你,信与不信,在你的选择,而不是我的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