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景深气得一张脸黑如锅底,正要再将她推开,卧室门口就传来了女人惊讶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

    ……

    五分钟后,一楼的客厅里。

    景宁坐在沙发上,陆景深面色铁青的坐在她旁边,而对面则是站着一脸凄惶的谢香玲。

    刘婶也从后院赶了过来,刚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听家里的佣人一说,一张脸顿时也难看无比。

    佣人恭敬的上了茶,景宁端起杯子,轻轻喝了一口,这才慢悠悠的道:“说吧!怎么回事?”

    她本是在午睡,可是睡得迷迷糊糊,隐约听到外面有声音吵闹。

    她这段时间,经历了这么多事,又怀着身孕,睡眠本来就很浅,一吵更睡不着了,所以就爬起来出来看。

    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

    想到刚才看到的画面,她的目光玩味的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轻笑,“我没想到啊,在自己家里睡午觉,睡到一半还能起来捉个奸,你们是当我脾气太好,还是真把我当空气啊?”

    陆景深的嘴角忍不住狠狠抽了两下,委屈的看着她。

    “我没有。”

    景宁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说话。

    “谢小姐,你来我家作客,我没有给你一点为难,纵然你的一些行为让我心里再不舒服,可看在老太太的面子上我也忍了,你是不是真的就这样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可以任你拿捏?”

    谢香玲的脸色白了一下,半响,才低声道:“对不起,小嫂子,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什么?”

    景宁冷淡的目光扫了她一眼,眼底没有丝毫温度。

    “不是故意做满桌子大补壮阳的食物,还是不是故意在我眼皮子底下勾引我男人?”

    谢香玲:“……”

    景宁刚才那句话的后三个字成功的取悦到某人,他勾了勾唇,刚才还阴沉如暴风雨欲来的脸色顿时缓和了许多。

    “老婆,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我们的宝宝还在你肚子里呢。”

    他伸手揽过她的肩膀,替她顺了两下背。

    却不料被景宁瞪了一眼。

    陆景深:“……”

    他做错了什么?

    景宁这会儿也没心情跟他计较,只冷声道:“谢小姐,我也不要你的解释,反正说过来说过去,统共也就那么些理由。”

    “这些年上赶着要来勾引我们家景深的女人海了去了,我一个个的都要管也管不过来,念在你好歹也是表亲一场的份儿上,今天的事我就不宣扬出去。”

    “好歹还是给你留几分情面,不过事情既然闹成这样,亲戚是没得做了,以后我们陆家的门,你还是别登了,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景宁说完,便叫来刘婶,命她送客。

    谢香玲见状,原本就苍白的脸,顿时唰一下全白了。

    “不、我不走!小嫂了,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刚才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我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

    景宁冷眼扫了她一眼。

    “不是故意?呵!我看你明明就是蓄谋已久!”

    她现在总算明白了,这位以前见都没见过几面的小表妹,怎么就那么热心肠的跑来看她?

    这哪儿是看她?分明就是看陆景深!

    还做了一桌子大补的菜,表面上是为了替她补身体,实际上也不是给她做的,而是给陆景深做的。

    还想趁她怀孕期间,趁虚而入。

    呵呵……心机耍到这个份儿上,也是够不要脸的。

    景宁不想将憋在心底里的脏话说出口,所以只冷声道:“大家都是聪明人,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你不说,我不问,各自清楚,你非要副得我把话挑明了讲,那对你来说一点好处也没有,你确定还要继续说下去?”

    谢香玲直到此刻才真正明白,面前这个年纪甚至还没自己大,却已嫁给了自己表哥的女人,是真的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

    她咬了咬唇,轻声道:“我们毕竟是表亲,我不过是一时糊涂,你又何出这样咄咄逼人?”

    “呵!”景宁直接被气笑了。

    “知道你们是表亲你还上赶着投怀送抱?就算没有血缘关系,树要皮人还要脸!这一点你都不明白吗?”

    景宁把话说得毫无余地,谢香玲只觉难堪至极。

    她咬了咬唇,还想再说点什么,景宁却已不耐的唤刘婶,“送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