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的妇人年纪不大,一张脸近看也算得上是清秀漂亮,然而此时看向她的眼神却有些冷淡,脸上也是面无表情。

    旁边小女孩歪着头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她,似乎不明白她叫住自己是想干什么。

    景宁看着她们,只觉得喉咙发紧,有很多话想问,到了这个时候却一句话也问不出来。

    过了半响,她才轻声问道:“你们是老k的家人吗?”

    对方神色一紧,目光里透露出几丝警惕。

    “你认识老k?”

    “我……”

    景宁顿了一下,才说道:“我是他的朋友,以前一起赛过车的……”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对方的脸色就忽然冷了下去。

    “原来是那边的人,怎么?在国内各种围追堵截想尽办法想从我口中套话不成,还追到国外来了?下一步是不是准备直接把我们娘俩儿关起来严刑逼供啊?”

    景宁一愣,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紧接着,她意识到什么,眼眸一紧。

    “你说有人围追堵截你们?”

    妇人盯着她,冷笑,“装什么呢?好人是你们,坏人也是你们,你以为不承认我就会傻乎乎的相信你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告诉你吗?做梦。”

    景宁沉下脸来。

    “嫂子,也许你误会了,虽然我和老k曾经是并肩作战的朋友,可我早已离开龙团,所以并不清楚里面的具体情况。

    他的去世不仅是你们,我也很难过,这次我来f国,就是为了查清他死的真相,所以如果你有什么知道的,还请务必告诉我。

    你放心,我和你口中那些人绝不是一起的,我只是不想让老k死得不明不白,我相信你也是这样想的对吗?”

    妇人冷睚看着她,一时间没有说话。

    墨楠和苏牧见状也走了上来。

    他们都知道老k的事,也知道景宁这了为事付出了多少努力。

    因此此时见到老k的家人,自然也希望她能说出一些有用的线索,好过大家再一点一点的去查。

    因此,两人也都帮腔道:“是啊,大嫂子,你大可以相信我们,我们千里奔波,不就是为了查清你老公死的真相吗?作为他的遗孀,你也想知道他到底是被谁杀死的对不对?”

    然而,那个妇人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只是沉默的看了他们一会儿,目光里的警惕倒是渐渐散去,只是也没有多少信任亲近的意思。

    “不必了,你们不必再问我,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他人已经死了,接下来我只想带着女儿过安静的生活,不想再被任何人打扰,所以你们死心吧。”

    她说着,牵着小女孩迈步就要走。

    景宁连忙出声。

    “如果你有什么安全上的顾虑,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

    妇人回头,看着她讽刺的笑了一下。

    “保证我们的安全?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你又凭什么说你能保证我们的安全?”

    苏牧见景宁碰了钉子,有些忍不住,语气泛冷的道:“你既然知道他们是谁,说出来不正好让我们帮你除掉他们吗?这样总比你们母女单独面对要安全得多吧。”

    对面默了一瞬。

    随即,冷冷的笑了一下。

    “我不会说的,你们如果真想知道就自己去查,不过看在你是他朋友的份儿上,我劝你一句,人死如灯灭,就算你把真相查出来,人也活不过来了。

    不要到最后什么事也没办成反而惹得一身麻烦,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人你都能得罪得起的。”

    她说完,再也不看在场的任何人一眼,转身离开。

    苏牧和墨楠顿时都气得不行。

    “宁宁,这什么人啊,我们是好心帮她,她这态度……”

    “别说了。”

    景宁眉心轻拧,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表情,目送那对母女离开后,转身回到陆景深身边。

    刚才的一切,陆景深都看在眼里。

    此时看她脸上的神色全无失落,只有深深的凝重感,挑眉问道:“在想什么?”

    景宁沉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次的事情,也许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复杂一些。”

    陆景深没有说话,目光中带了询问。

    景宁叹了口气。

    “但愿是我多想吧,我只是看刚才她的语气,如果这件事真是紫金家族的人做的,她大可没必要如此紧张隐瞒,我怕的是,老k有可能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