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电话后,景宁给关老爷子打了个电话。

    关老爷子自然担心得不行,接到她的电话后,得知一切平安,这才稍微感到放心。

    景宁又关心了几句他的身体。

    老爷子如今倒是想得开,毕竟平生最遗憾的一件事如今也已圆满了,于世间再无什么挂念。

    且景宁嫁进陆家,对于陆景深他也很放心,因此虽然身体不好,但心情倒比以前开阔很多。

    景宁听着他在电话里开朗的笑声,也不由弯了弯唇角。

    “外公,那您好好保重身体,等我回来再来看您。”

    “诶,好,你也是,照顾好自己,那姓陆的小子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跟外公说,外公帮你揍他。”

    景宁不由笑出声来,点头,“嗯,我记下了。”

    刚挂完电话,转头就看到陆景深在苏牧的陪同下走进来。

    许是听到了她的笑声,他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景宁挽了挽唇,说道:“外公打电话过来,说你要是敢欺负我,他就帮我揍你。”

    陆景深哑然。

    后面,苏牧难得抓住机会卖一次乖,连忙说道:“总裁哪舍得欺负您呢?疼您都来不及,更别说欺负了。”

    陆景深语气微沉,“苏牧。”

    苏牧顿时一凛,连忙闭嘴,不敢再开景宁的玩笑。

    景宁见状,轻笑,“你检查得怎么样?没别的问题吧?”

    陆景深淡淡道:“没事,已经好多了。”

    他的伤在胸口的重要位置,当时已经伤及脏器,因此现在除了每天换药,还要定期查一下内里的愈合情况。

    景宁闻言,点了点头,看时间已经不早,便放苏牧安排午餐。

    吃完饭,两人睡了个午觉,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三点。

    景宁想起之前交待给张泉的话,也不知道那边进度怎么样。

    大约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她才刚这么想起,张泉就打电话来了。

    刀疤明天下午会到龙争虎斗,如果想要找他,那个时候去就可以。

    景宁表示收到,挂了电话后,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陆景深。

    陆景深沉吟了一下,道:“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景宁皱眉。

    “可你的伤……”

    “无碍,毕竟我们是去谈事,又不是打架。”

    景宁一想,也是。

    陆景深现在已经能走动了,连靳家的生日宴都能去,去一趟龙争虎斗应该也没问题。

    毕竟正如他所说,他们是去心平气和的谈事,又不是打架。

    于是,这件事就这样敲定下来。

    下午,景宁闲来无事,带着陆景深下楼散步。

    陆景深虽然现在伤势好了很多,但毕竟不是小伤,医生虽建议他适量走动,却也不能运动过量。

    因此,他是坐在轮椅上出门的,由苏牧在后面推着他。

    墨楠自然也一起跟着,四个人下了楼,在楼下的草坪上转了一圈。

    景宁嫌无趣,记起自己以前在f国的时候,龙团的飞车总部离这里不远,一时不由心痒难耐。

    她提议道:“陆景深,不如我们出去转转吧?”

    陆景深挑眉睨她一眼,嘴角含笑,“想去哪儿?”

    “附近有个地方我很熟悉,我们去那儿转转。”

    看出她眼底的期待,再加上这段时间自己受伤害的,她也只能在医院里陪着自己,想来也是闷了。

    于是陆景深便点头答应了她。

    景宁见状,开心不已,当下便招呼墨楠和苏牧陪着他们一起出去。

    离医院不远的地方是一个老旧的车厂。

    厂房很大,后面有一大片宽阔的空地,连接着一座被人开发过后的山,都很偏僻,附近没什么人。

    她还记得,以前自己跟飞车团的人在这边的时候,这边人还是比较多的,没想到只过了几年,变化就这么大。

    自从龙团内部分裂,飞车团也渐渐散了,如今这边已经没什么人,全部空置下来。

    景宁带着陆景深走在熟悉的路上,看着山上那一条条跑道,微微眯起了眼。

    “景深,你猜这是什么地方。”

    陆景深看着面前铁灰色的建筑物,以及后面那交错纵横的跑道,淡淡的道:“龙团飞车部。”

    景宁打了个响指。

    “猜对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