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四方来财,开源聚宝的场所,又偏偏取了个极其富有攻击力的名字。

    ——龙争虎斗。

    听说里面不仅有各种赌局,牌九,甚至还有赌拳以及其他更为刺激的娱乐。

    这是一片销金窟,也是一个有钱人最爱来的娱乐圣地。

    往来这里的人,极少会有普通人,大多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富豪权贵们。

    景宁带着墨楠和苏牧下车,将钥匙丢给泊车小弟,然后进了俱乐部的大门。

    现在是白天,里面还没有什么人,然而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龙争虎斗表面上是一个摇滚酒吧,实际上,真正的精彩在地下。

    而且据她所知,之前龙团有不少人都被吸附过来,如果消息没错,这里面应该有不少她的旧识呢!

    想到这里,景宁暗暗紧了紧手指,缓步走过灯光昏暗的大厅,走廊里黑漆漆的,没有开灯。

    她凭着之前查到的资料,找到角落里的一部电梯,电梯位置很隐蔽,如果不注意,很容易被忽略。

    电梯门打开,她走进去,按下负二楼。

    很快到达。

    当电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她的眼前豁然开朗。

    喧闹的地下卖场,灯光闪烁,人声鼎沸,各种赌盘错落其间,不远处有个拳击场,拳击场上两个拳击手正在比赛,赌拳的客人们不断呐喊咆哮,几乎要掀翻了整栋大楼。

    看得出,生意很火爆。

    她缓缓勾起唇角,漆黑的眸子却闪过一抹讽刺。

    就在这时,一个侍应生走到她面前,身体呈45度标准的弯曲,恭敬的问道:“几位,请问有什么需要?”

    她抬步往前走,边走边打量周围,沉声道:“我找你们老板。”

    侍应生明显一怔。

    随即微笑,“您稍等。”

    说完,转身离去。

    不一会儿,就带着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走过来。

    “这位小姐,您找我?”

    中年人面露微笑,显得很有礼貌,很沉稳。

    景宁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

    “几天不来,原来这里已经换人了?既然如此,看来我手上这好东西就只能自己留着了。”

    说罢,调头就走。

    中年人瞳孔一缩,眸中闪过一抹精光。

    挥了挥手示意侍应生退下,这才微笑道:“小姐且慢,不知你有什么东西要交给我老板?”

    景宁嘴角微勾,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带我去见他,否则今天我踏出这个大门,保管你老板后悔莫及。”

    中年人神色微变,脸色顿时变得郑重。

    沉声道:“您稍等。”

    说完,走到前台拿起电话。

    景宁也不急,三个人就那样站在原地静静的等着。

    不一会儿,他就大步走过来,这一次很明显比刚才要恭敬许多,右手往前一引,“请跟我来。”

    在中年人的带领下,景宁跟着他坐上升降梯,来到二楼。

    在门口稍稍驻足,中年人敲了敲门,只听一声低沉的男声响起,“进来!”

    门缓缓打开。

    景宁勾起一抹冷笑,谁会想到,曾经在龙团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如今却混得风生水起!

    果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她让墨楠和苏牧留在了门外,然后自己一个人迈步走了进去。

    屋子里摆设很奢华,宽大的实木桌子后,一个留着寸头的男人坐在办公椅上,缓缓转过身来。

    张泉!

    刀疤如今的左膀右臂之一。

    看到她的时候,张泉明显有些意外。

    只见面前的女人穿着一身浅蓝色衬衫,加白色七分裤,明眸皓齿,气质清纯,完全不像是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的人。

    眸中闪过一抹惊艳,他挥了挥手,让中年人退下。

    “听说,你有东西要给我?”

    他玩味的看着景宁,既不问她的身份,也不招呼她坐。

    景宁也不介意,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丢在桌子上。

    趁着他翻阅的时候,开口念道:“去年3月,因组织打黑拳牟取暴利致死6人;去年4月,因利益分配不均发生大规模械斗,致死12人;去年7月,为了操控赌局在选手的食物里加上肌肉萎缩剂,导致加洲拳王瘫痪;去年12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