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景宁就被放到了甲板上,只见周文忠伸手一把将她抓过来,枪口迅速往她的脑袋上顶了过去。

    小船上,陆景深冷静地看着这一幕。

    耳机里是苏牧简短的报告声,“总裁,一组预备完毕,二组预备完毕,三组预备完毕,可以行动。”

    陆景深的眼眸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轻启薄唇,“注意不许伤到她。”

    “是!”

    渔船上的景宁根本不知道这一切,突然被一把枪抵着脑袋,周文忠的情绪也很不稳定,她吓得尖叫起来,“周文忠!你疯了?”

    “我是疯了!呵!这个该死的!居然敢跟我使诈!有埋伏是么?我今天就要看看,到底是谁更厉害!”

    景宁白着脸,脖子被他从后面锁着,几乎喘不过气来,“你别激动,哪里有埋伏?没有啊!这里除了我们三个,根本没有别的人……”

    “你闭嘴!”周文忠突然很激动的朝她吼了起来,双眼赤红,枪也往她脑袋上抵得更紧。

    “从现在开始,你不许说话!否则我就一枪崩了你,听到没有?”

    景宁咬紧牙关,怕激怒他,不再多言。

    “陆景深!把你的人撤掉!否则我就杀了她!”

    周文忠冲着陆景深的方向大声喊道。

    此时,两条船离了不到三十米的距离,江面空旷,声音可以听得很清楚。

    陆景深的声音远远传来,却意外地没有反驳和否认。

    “我凭什么保证你拿到钱之后真的会放人?”

    “就凭我现在就能杀了她!”

    周文忠声色俱厉地嘶吼道。

    陆景深那边沉默了一瞬。

    继而,就看到他低声说了句什么,很快,附近的渔船里就有不少动静,水里也有动静,远远能看到有不人撤走。

    那些人动作敏捷,训练有素。

    周文忠的脸白了白。

    眼珠朝四周转了转,确定周围没有异常之后,才厉声道:“过来!”

    陆景深这才继续划着小船往这边驶来,很快,就上了他们所在的渔船。

    他身上穿着黑色风衣,里面是同色的衬衫和西裤,看上去气势更加凌厉,眉峰眼角处都是如利剑出鞘般的寒芒。

    只是那脸色却苍白无比。

    好像一片纸一样,一点血色也没有。

    景宁看得心都揪紧了。

    对面,陆景深面无表情的看着这边。

    “周文忠!放了她,你要的钱我一分不少的给你。”

    他沉声说道,那气势,不像是来赎人,倒像是一种谈判,或者说,变相的施舍。

    周文忠终究只是一个下三流的混混,这辈子除了娶了靳红,飞上枝头变凤凰,干过最大的事可能也就是输了那十亿了。

    平常就怕陆景深怕得要死,这时候,心里更是如一团乱麻。

    “稳住,让他脱掉外套!”耳机里传来命令。

    周文忠咽了口唾沫,呼吸有些急,相比对面一脸沉静淡定的陆景深,高下立见。

    “你把外套脱了!”

    陆景深脸上没什么表情,却真的依言脱了外套,将风衣往甲板上随意一丢,仿似毫不在意。

    “让他转个身。”耳机里继续命令。于是周文忠又说道:“转个身看看!”

    陆景深转了个身。

    “把电脑给他,让他转账!”

    周文忠指了指不远处的笔记本电脑,“转账!”

    陆景深走过去。

    他的态度实在太过从容了,从容到连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

    就连景宁都被他那种气势所感染,心里的恐惧和慌乱也渐渐消散了不少。

    只见陆景深将笔记本电脑拿起来,放在一个破旧的木头桌子上,然后开始转账。

    “账户?”他淡定地问。

    周文忠额上有大滴的汗水落下来,“桌面的文档里。”

    陆景深将文档打开,复制了账户,输进去,然后开始转账。

    过了一会儿,他将笔记本电脑递过来,沉声道:“好了,你看看。”

    态度简直无比配合,交易也无比顺利,甚至是顺利到有些不正常。

    周文忠带着景宁挪动了一下步子,朝电脑上看去。

    然后,微微皱眉。

    “你把电脑再递过来一些,看不清楚!”

    “看不清楚吗?”陆景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