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宁朝他威胁的龇了龇牙,恨恨道:“以后不许随便亲我。”

    顿了顿,补充了一句,“特别是在饭后。”

    陆景深笑,眼底有些邪气,“晚上再收拾你。”

    一句话,让景宁更加面红耳赤,一把推开他,羞恼万分,“不理你了。”

    说完,调头就往外跑去。

    望着小女人因为羞恼而离开的背影,陆景深眼底温软,提醒道:“跑慢点儿。”

    然而景宁却不愿再回他,将门砰一声关上,消失在了门口。

    两天后,陆景深总算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抽出了一个星期的假期,可以好好陪陪景宁。

    景宁查过了,诸葛家族的总部现在是在f国,而且老k回国之前,最后呆的一个地方也是f国,因此她决定直接去那边查。

    好在老k死了,这件事龙团内部的人都十分关心。

    因此到时候她过去,可以得到不少帮忙。

    但关于她身份的这件事情,景宁和陆景深都默契的选择了隐瞒,这事就连关老爷子也不愿意多说,他们自然不会说出来。

    不过,在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是封逸的生日。

    几人约好了要一起聚一下,左右是订的第二天的飞机,因此,景宁和陆景深便答应了。

    当天上午,陆景深带着景宁去逛了一下玉石器场。

    景宁这才知道,看似玩世不恭的封逸,竟然还是个玉器爱好者。

    两人来到一家装修古朴的店面里,只见里面摆放着各种玉器,陆景深却看也不看,往后堂走去。

    店里的服务员像是认识他,也不阻拦。

    穿过后堂,就遇到一个十**岁的男孩,笑问:“是陆先生吗?师父已经在里面等您了。”

    陆景深点头,拉着景宁往里面走。

    这里应该是一个保留下来的四合院,在晋城那种南方城市很少见,不过在京都却是常见的。

    穿过月亮门,进入一个花香草异的院落,里面有方石亭,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正在石亭里坐着端详一块青玉。

    “是景深来了,快过来。”

    他朝他们招手,两人走过去,却见老人手上拿着一块通体莹透的青玉,正放在手心里摩挲着。

    陆景深问道:“周老,这就是刚开出来的那块?”

    坐在桌前的老人点头,神色间不掩自得。

    “我开了这么多年的玉石,这是最完美的一块,老林,你看,这色泽,这通透,是不是你一辈子也没见过。”

    坐在他对面的另一位老人显然对这些并没有太多兴趣,笑道:“是是是,你开出来的一定是好的,好了,既然景深来了,你们就先聊,我出去转转。”

    他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

    姓周的老人见状也不理他,直接问陆景深,“你今天干嘛来了?”

    陆景深说道:“周叔,我今天是来买玉的。”

    周老看他一眼,问:“哪块儿?”

    他知道,陆景深自然看不上他店里摆的那些,若要,也是要他私藏的那些好货。

    想到又有一块好货要被他弄走,就觉得肉疼。

    陆景深眸光淡淡一扫,落在桌上那块还未雕琢的青玉上。

    “这块?”

    周老顿时像被睬了尾巴的公鸡一样跳起来,一把就将玉拿起抱在里,叫道:“你想都别想!”

    陆景深也不急,只淡淡道:“谢骁上次说在酒店里看到您和那个叫什么……珍尼弗的女人上客房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来我得去查查。”

    周老顿时一双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

    旁边,还未走远的林姓老人闻言,立马回过头来。

    “哟,还和珍尼弗联系呢?上次没被香云修理够是嘛?”

    李香云,是面前这位周老的结发妻子。

    周老抱着玉,气得胡子都在颤抖,“姓陆的,你小子别胡说八道,我和珍尼弗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陆景深挑眉,“我知道啊,不过李婶会不会这么想,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这臭小子!”

    周老气得想揍人,但是手伸出去,在半空又停住了。

    最终,恨恨的一咬牙,将玉放回桌上。

    “八百万,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他咬牙切齿的开出天价,打定主意要狠宰一笔。

    陆景深一拍手,“成!”

    起身,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