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间客房,是陆景深命人特地准备的。

    房间不算特别大,不过百来个平方,但布置很精巧,重点是,是特地为他们布置的情侣房。

    无论是透明的浴室玻璃,还是随处可见的玫瑰花瓣与蜡烛,都显示着今晚的浪漫。

    陆景深将盘子里的牛排切好,递到她面前,又将她面前的盘子拿过来切。

    因为两人的口味差不多,点的餐也是一样的,因此,景宁也没拒绝,用叉子叉了一块就吃了起来。

    “陆景深,你今天怎么会这么有闲情逸致,想到到这里来玩了?”

    正在切牛排的男人,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你不知道?”

    景宁微愣,“我知道什么?”

    男人的眼睛里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无奈表情。

    景宁有些懵,随后,就看到他忽然放下刀叉,从旁边的桌子底下,拿了一个红色的礼盒出来。

    “老婆,结婚一周年快乐!”

    景宁彻底怔住。

    一、一周年?

    咳咳!

    听到这三个字,她差点没被嘴里的牛排呛住,连忙轻咳几声,然后才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望着陆景深。

    “你说,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

    陆景深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默了几秒后,微笑着开口:“你说呢?”

    景宁:“……”

    她现在算是反应过来了。

    难怪这个男人今天这么奇怪!

    特地喊她从剧组跑过来陪他不说,出来玩一下,还非得拉她回去换套衣服。

    又订了这么浪漫的情侣房,还喝红酒……

    原来是结婚纪念日!

    景宁现在只觉得,自己无比悲催。

    要说她这记忆力也不差啊,人家一孕傻三年,她还没孕呢,怎么记性就差成这样?

    连个结婚纪念日也记不住。

    景宁尴尬的讪笑了两声,“那个……对不起啊……我、我不知道今天是……我忘记准备礼物了,不过我可以明天给你补上!”

    话说完,连她自己都觉得心虚!

    纪念日啊!要当天才是纪念日啊,都过去了一天还能算是纪念日吗?

    紧接着,便暗暗腹诽某人。

    明明都已经知道了,却不提醒她,害得她现在这么窘迫,这男人真是……

    陆景深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没关系,你先打开看看,看你喜不喜欢。”

    景宁看着桌上那只红色礼盒,咽了口唾沫。

    又看了陆景深一眼,确定对方虽然笑容虚假,但应该也没有真的生气的时候,这才伸手,小心翼翼的打开礼盒。

    红色的礼盒内铺着黑色的绸缎,绸缎上躺着的是一只通体翠绿的手镯。

    景宁眼睛一亮。

    “哇,这镯子好漂亮!”

    陆景深深目注视着她,“喜欢吗?”

    “喜欢!”

    极品帝王绿翡翠本就罕见,何况看眼前这只手镯的成色,竟比之前她在拍卖会上见到的那种帝王绿,还要更绿上一些。

    景宁属于清冷高贵那一类型,平常的首饰,并不能衬托出她的气质。

    唯有翡翠玉石一类的东西,别的年轻女孩子戴着怕显老气,她戴着却有一种端方大气,又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因此,景宁不喜欢黄金,也不喜欢钻石,唯独喜欢翡翠玉器。

    陆景深看她喜欢,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你喜欢就好,来,我帮你戴上。”

    景宁连忙将手伸过去,陆景深拿着手镯,戴在了她的手腕上。

    绿到几乎要滴出来的手镯,衬着她白得像雪一样的手臂,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陆景深握着这样的手,目光触到这样的美景,心头一荡,有些难得的无法克制的感觉。

    “宁宁。”

    “嗯?”

    景宁还低着头在研究腕上的手镯,因此嘴上虽然应着,眼睛却并没有看他。

    陆景深沉声道:“你的礼物你已经收到了,那我的礼物呢?”

    景宁浑身一僵。

    她抬头,看了男人一眼,尴尬的笑了笑。

    “那个……刚才我不是说了嘛,我忘记了。”

    “哦,意思就是今晚我没有礼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