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季礼气得不行,但这个时候,也只能听她的。

    “好,我答应你,你先告诉我你现在的位置。”

    “别急,我还有一个条件!”

    “你还有条件?”关季礼感到不可思议,“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现在只有我能救你的命,你觉得,让人知道是你策划要谋杀景宁,你活下来的机率有多大?”

    景小雅冷笑道:“我活不了,你也一样,别忘了,这个主意还是你给我出的呢。”

    说着,她还提醒般的在电话那端播放起那段录音。

    关季礼忍无可忍,但忌惮于她手上的证据,最终,还是只能将心底的火气生生压下去。

    “好!算你狠,你说!什么条件?”

    “很简单,给我准备一笔钱,至少五千万,打到我国外的账户里,你总不能让我出国当叫花子吧!”

    关季礼狠狠咬牙,“五千万?你怎么不去抢!”

    景小雅冷冷的笑了,“舅舅,别这么大反应啊!区区五千万,对于你来说应该只是一笔小数目吧!这些年,你抛妻弃女,在京都过着你大少爷的日子,你想过没有我和我妈过的什么生活?

    实话不怕告诉你,在京都的这些日子,我早就受够你了!现在事情败露,你就想送我出国,看着是为了保全我,其实也不过是为了保全你自己。

    所以,我拿这五千万的封口费有错吗?你放心,只要你肯给钱,不仅是这件事,还有你其他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我一定会一并烂在肚子里,一个字也不会说出来。”

    关季礼气得双眸腥红。

    眼底闪过一抹冷酷的厉色。

    过了半响,才深吸一口气,“好!我答应你。”

    “这才对嘛!地址等下我会发给你的,别耍花样,录音可不只我手里这一份,我还在其他地方备份了好几份呢。

    只要我稍有闪失,这些录音就会立马被人散播出去,到时候让所有人都知道,看上去慈爱仁厚的关家大少,背后到底是一个怎样心如蛇蝎的人!”

    关季礼冷冷打断她,“够了!”

    景小雅得意的扬了扬嘴角,这才将电话挂断。

    挂断电话后,她收拾了几样必要的东西,然后将地址发给关季礼。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有人按门铃。

    她微微一愣,一颗心下意识的悬了起来。

    “谁?”

    “客房服务。”

    景小雅松了口气。

    她就说嘛,那个人虽然已经被抓住,但不至于这么快松口,他们应该暂时还查不到她头上来。

    这样想着,景小雅便朗声道:“不用。”

    然而就在这时,门禁却微微一响,紧接着,门就开了。

    “你们……”

    她惊愕的抬头,看到那个披星戴月的男人在两排保镖的簇拥下朝里走来。

    一双清冷阴沉的眼睛看着她,“景小雅,自己选个死法吧!”

    ……

    景小雅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暴露得这么快。

    她站在客厅中央,看着对面面容冷酷到没有一丝温度的男人,只觉腿似灌了铅一样沉重,怎么抬都抬不起来。

    “你、你们想干什么?陆少,我最近可没得罪姐姐,再说那天晚上的事,我都已经按她说的给每个人道过歉了,你总不会还要秋后算账吧!”

    她还想装傻,陆景深却已失去了最后一点耐心,一个眼神,旁边,自有人上前,一脚踢在她的膝窝里。

    景小雅痛得“噗通”一声跪下,眼泪几乎都快要飙出来。

    下一秒,就听到皮鞋踏在地板上冰冷的声音朝自己逼近。

    “我不打女人!但前提是,别动老子的女人!”

    说着,一脚将她踹了出去。

    景小雅的身体如断线的风筝般摔在墙上,然后滚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可见那一脚的力道有多重。

    陆景深冷冷看着她,眼里却点半点可怜也无。

    没有人知道,当他接到电话,得知景宁的威亚被人动了手脚,身受重伤,差一点就跌落悬崖粉身碎骨时,他的心情有多愤怒。

    在这样的愤怒面前,什么不打女人,什么绅士,全部统统都不重要。

    景小雅疼得说不出话来,陆景深冷冷看着她,指了指摔在不远处的手机。

    “把它拿过来。”

    一个保镖走上前,将手机捡起来,恭敬的双手奉上。

    陆景深点开手机,手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