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老爷子沉声道:“陆家媳妇儿,这只蝴蝶玩具是从她房间里搜出来的,不是正好证明,凶手就是她吗?至于动机,她现在不肯说没关系,等吃了点苦头,知道狡辩也无用的时候,自然就肯说了。”

    景宁皱眉。

    她没想到,关老爷子会是一个这样武断的人。

    她摇了摇头,沉声道:“不,老爷子说错了,这只蝴蝶玩具,虽然是从小雨房间里搜出来的,但并不代表这东西就是她的。”

    这话一出,大家顿时都糊涂了。

    一个个都不解的看着她,不明白她的意思。

    关季礼冷笑道:“这都不能说明,那还要怎样才能说明?”

    “当然是要看更细节的证据!”

    景宁将那只蝴蝶玩具拿起来展示在大家面前,朗声道:“大家请看,这个玩具虽然很普通,但是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它的羽翼上有一块地方是湿的。我刚才仔细闻了一下,上面有香水的味道,原本我也没想起是什么香水,可刚才有个人经过我身边,无意中让我闻到了这种香水味,我才想起来,正是阿玛尼的最新款theone。

    大家都知道,这款香水一出来就十分受欢迎,价格自然也不算便宜,小雨只是一个女佣,一年的工资估计都不够买一瓶,如果东西是她的,那怎么会有这么浓重的香水味?所以,我想大概是有人发现事情即将暴露,就将东西扔进了她的房间,借此栽赃嫁祸而已!”

    众人闻言,顿时满堂震惊,怎么也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一个小事件,背后居然会扯出这么复杂的真相来。

    景小雅的脸色则微微一变,眼底闪过一抹惊慌。

    有人问道:“那真正的凶手是谁?”

    景宁微微勾唇,偏头似笑非笑的看向景小雅,“真不巧,我刚才经过这位小姐的身边,正好闻到了这种味道,景二小姐,这个时候你是不是应该站出来解释一下?”

    景小雅唰一下彻底变了脸色,目光闪烁着,结结巴巴的道:“姐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哦?不承认啊,不要紧,蝴蝶翅膀上湿了那么大一块,相信不会是随身染上去或者喷上去的,据我的猜测,应该是香水不小心打碎了或者洒出来才会导致把翅膀弄湿吧!景二小姐方便把你的手包借我看看吗?”

    景小雅顿时慌乱得不行,想要拒绝,但是岑老太太已经给旁边的墨楠使了眼色,后者立马上前,将她的手包一把抢了下来。

    “你干什么?姐姐,不是我——”

    景小雅的话还没说完,景宁就已经将手包打开。

    果不其然,只见手包内侧,同样有一块被打湿的痕迹,里面香气浓厚,跟显然是香水洒出来的结果。

    景小雅望着她,脸色迅速苍白下去。

    景宁转身,将包包递给老爷子,冷笑道:“果然如此,大家有谁不相信的,大可以亲自过来看一看,闻一闻,看我有没有冤枉她!”

    变故来的太快,大家一时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后,都不由不敢置信的看向景小雅,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震惊的议论声。>    “怎么会这样?居然是景小雅干的!”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刚才看她帮那个佣人求情,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人呢!没想到她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这贼喊捉贼,倒打一耙的本事也太强了吧!”

    “要不是这会儿被人揪出来,我还真当她从头到尾都是好人呢!”

    “细思极恐,太可怕了!”

    低低的议论声,很快就迅速发展成一片对景小雅的嘲讽声。

    关老爷子拿着手包,看着上面清晰的香水洒出来的痕迹,整个人脸色黑如锅底。

    就连关季明,也不悦的解起眉头。

    “小雅,这事你怎么解释?”

    “我……”

    景小雅一时语塞,她根本没想过,景宁会心细到这个地步,连她隐瞒得这么好的证据都被发现了。

    因此,根本就没想好说词。

    她支吾了一会儿,景宁见她无话可说,冷笑道:“你把这个蝴蝶玩具装在包里,一直在寻找机会对安安下手,却怎么也没想到,会失手将香水洒出来,导致上面了沾了香味的味道。

    事发之后,你怕我们会查出来,就将蝴蝶扔进了小雨的房间,想要嫁祸于她,借此洗掉自己的罪责,却没想到证据早就留在了上面,根本不是你随意就能洗脱得掉的。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景小雅的脸色一片苍白。

    她看了景宁一眼,又望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