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康洛瑶表示出一丁点的喜欢,就立马举牌子拍下。

    易氏是做房地产和建材生意的,在国内算是这方面的龙头企业,因此财力雄厚。

    作为易董事长的独生子,易天华自然是不差钱的。

    平时在追女孩子这方面,向来是视金钱如粪土,只要能让对方开心,就可着劲儿的撒。

    可偏偏今天遇到了封逸。

    他每看中一个东西,封逸就开始跟他抬扛式的加价。

    刚开始他还能忍一忍,可到后面,发现价格越加越疯狂。

    仿佛那加的真的就是数字,不是钱一样。

    易天华是有钱,但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

    一个明明只值五十万的镯子,硬是被封逸抬到了三千万。

    如果不是知道对方是封逸,京都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楞头青,他都怀疑对方这是故意想讹他。

    康洛瑶也看出了不对劲,她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那里一脸高高在上的封逸,瞪了他一眼,然后回头劝易天华。

    “易少,算了,既然封少也喜欢那就让给他吧!我们再看后面的就好。”

    可她不明白,要说男人一定要在某个时候逞强,那就是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时候。

    尤其是,易天华已经隐隐约约的察觉到,封逸一直跟他抬杠,就是为了他身边坐着的康洛瑶。

    毕竟,虽然双方没有坐在一起,但易天华他们坐的位置就是封逸几人的正前方,背后传来的灼灼视线,是怎么也不可能忽视得了的。

    易天华被他激得心底的那股气一出来,也不听康洛瑶的了,立马又加了价。

    毕竟,这个时候如果放弃,那就相当于自己承认自己输给了对方。

    任凭哪个男人,只要还有竞争的能力,都不会放弃。

    毕竟这个时候,在他们眼里,买的不是镯子,那是男人的尊严。

    却不料,就在他再次举了加价以后,封逸那边却直接放弃了。

    易天华顿时整个人都懵了。

    说好的竞争呢?

    你一个堂堂封少,只是三千五百万就止步了,算是怎么回事?

    他惊愕的转头望去,却见封逸正冷笑的看着他,用嘴型夸张的说了两个字。

    傻缺!

    易天华:“……”

    康洛瑶也看到了他的嘴型,脸色顿时一变。

    就算是傻子,这个时候也能看出来,封逸这是在故意耍他!

    她低声对易天华说道:“易少,这镯子太贵了,他这分明就是恶意竞价,要不我们就不要了吧!”

    易天华勉强笑笑。

    “没关系,你不是喜欢吗?都说千金难买心头好,不过一点小钱,不用在意。”

    虽然心里也觉得亏得要死,但绝不能说出来。

    毕竟,相比丢脸,这几千万他还不放在眼里。

    康洛瑶咬了咬唇。

    秀气的眉头轻蹙着,犹豫了一下,才又说道:“我和封少之前是旧识,想必他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些误会,才故意针对你,要不我过去跟他解释一下?”

    她其实并不想封逸和易天华为了她闹出什么矛盾或嫌隙。

    易天华转头看了她一眼。

    英俊的脸上浮起一抹轻笑。

    “那就更不要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让人误会一下我们的关系,我开心都来不及,怎么会让你去解释?”

    康洛瑶一滞。

    易天华连忙笑道:“开个玩笑,别介意。”

    康洛瑶勉强笑了笑,心底到底还是有些恼怒封逸这样的做法。

    易天华见状,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别放在心上,出来玩就是寻个开心,大不了下次他如果再跟我恶意竞价,我不再跟就是了。”

    康洛瑶这才松了口气,点头。

    这边,景宁将全程都看在眼里,笑道:“哟,封少这是醋坛子打翻了?怎么这么酸?”

    封逸脸色一变,没好气的道:“胡说,我才没有吃醋,她算什么东西?我根本不认识她,怎么会吃她的醋?”

    “啧,不认识上次是谁眼巴巴的跑过去把人救出来,还替人澄清?看到人家被别的男人献殷勤,又跟人恶意竞争?如果这都不算吃醋的话,那这空气里的酸意又是从哪里来的呀?”

    被她这么一说,封逸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咬了咬牙,半响才沉声道:“小嫂子,你这脑补能力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