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微偏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景老太太现今就这么笃定,自己已经清理掉所有痕迹,胜券在握了吗?”

    王雪梅脸色一变。

    “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不需要听得懂,只要他们能听懂就行了。”

    景宁说着,忽然打开手包,从里面掏出一支录音笔来。

    紧接着,一段段极为精彩的录音,就仿佛流水一般从录音笔里流淌了出来。

    众人屏息凝神,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听那赫然是景家四个人的对话片段。

    景啸德:“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先是往家里泼猪血,现在又在网上发这种贴子,这明显是想针对我们景家!”

    王雪梅:“还能有谁?敢往外面发这种消息的,除了那个该死的丫头,不会有第二个人!”

    景啸德:“只要我们过得不顺心,她就开心,这个该死的丫头!早知道,二十几年前我就不该把她留下!现在好不容易解决掉了那个女人,她又跑出来给我找不痛快!”

    王雪梅:“这话你私下和我说说也就罢了,在余秀莲和小雅面前,不许再提。”

    景啸德:“都是一家人,这有什么好避嫌的。”

    王雪梅:“你那位妻子,说是对你情深意重,但到底人心隔着肚皮,当年她能毫不犹豫,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亲自开车撞死墨采薇,可见也是个下得了狠手的,这年头,人心易变,所以你不要什么事都对她说,至于小雅……”

    余秀莲:“就算人是我撞死的又怎么样?人死如灯灭,都五年了,她还想查出什么不成?”

    景小雅:“妈,可我还是怕……”

    余秀莲:“别怕,真要是逼急了,五年前我能弄死她娘,五年后我照样能弄死她!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景啸德:“是我好不容易攀上那个姓墨的女人,才替景家挣下如今的家业,她倒好,居然想把这么多的家业全部送给那个臭小子,丝毫不把我放在心上,简直可恶!”

    余秀莲:“一个景家算什么?如果这件事真的成功了,那么我们小雅就是飞上枝头做凤凰,到时候别说景家,就算他华家慕家,也要跪在地上巴结我们,啸德,眼光要放长远一些,总计较眼前的绳头小利,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景啸德:“你说的是,这件事,我们一定要成功!绝不许出任何意外!”

    景小雅:“妈,我不想给景宁做配。”

    余秀莲:“小雅乖,你想啊!因为之前的事情,大家都以为,你是一个自私自利,为达目的不惜迫害姐姐的恶毒的人。

    可如果你参演了这部剧的女二,而景宁却是女主,那到时候完全可以和外面说,是景宁想进娱乐圈,而你这个妹妹,为了捧她这个姐姐,不惜自降身价为她作配。

    到时候大家只会觉得你情深意重,知错能改,而且你的演技一定比景宁的好,到时候两个人在同一部剧里,明明是你演得更好,却只能演女二,而她演得一团糟,却拿了女主的位置,你猜那些人会怎么说?”

    景小雅:“她们一定会觉得景宁的这个角色来路不正!”br    余秀莲:“对,就是这样,届时我们再在后面推波助澜一把,她就等着遗臭万年吧!”

    ……

    录音整整播放了将近十分钟。

    里面的内容虽然经过剪辑,都是些零零散散的碎片,但也足以令人震惊。

    开车杀人,逼死原配,小三上位,强霸家产,陷害继女,还有许多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阴谋意味,都令人听着忍不住毛骨悚然。

    老天!这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人?

    退一万步来说,余秀莲和景小雅对景宁和她母亲没感情,可王雪梅和景啸德可是和她们生活了十几年的亲人。

    对骨肉至亲尚且如此,这还能算是人吗?

    大家的脸色一时间都变了,纷纷将目光投向站在一边,已经懵掉了的景家四个人。

    每个人的目光中,都毫不掩饰的透露着震惊和鄙夷。

    而其中,最为震惊和不敢置信的,就是慕彦泽。

    他怎么也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

    当年,墨采薇出车祸身亡,景宁远走国外,原来这一切都是景家的人操控的?

    王雪梅总算反应过来,脸色大变,急急说道:“这、这录音是假的,全是胡说八道!你们不要相信她!”

    然而,此时她的话已经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了。

    比起景宁为什么诈死,大家更感兴趣的是景家人的所作所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