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关于景小雅买凶绑架景宁的传闻还在继续发酵。

    连带着之前那段录音,以及小葵的证词,也一并带起了热度。

    一时间之间,景小雅在圈内可以说是声名狼藉,虽然也有人站她无辜,但铁证如山,大多数人还是宁愿相信自己所亲眼看到的。

    因此,网上对景小雅的骂声,就更多了。

    当天下午,景宁正躺在家里休息,就接到墨楠的电话。

    说是有人去了警局,要见那个姓刘的司机,对方是业界有名的大律师。

    现在毕竟还没有真的定罪,司机有权利见律师,因此他们不好阻拦。

    这件事,牵扯到太多,媒体们闻风而动,早就在警局外面守着,恨不得能多挖一些内幕消息出来。

    所以这个时候,景宁是绝不能出面的,甚至陆景深最好也别出面。

    她想了想,说道:“由他们见吧,没事。”

    墨楠有些担心。

    “万一那个司机改变口供,到时候会对你很不利。”

    景宁冷冷勾了勾唇。

    “你放心,我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让景小雅一步跌到底,就不可能只留了这一招。”

    听她这样说,墨楠方才放下心来。

    而另一边,童舒好不容易找人搞定了那个司机,松了口气。

    不料,当天晚上,警方就又发布了一条公告。

    宣布已经找到了景宁当时被绑后的第一个案发现场,并且还贴出了那间密室的照片和地址。

    公告里说得很清楚,虽然他们费尽心力,找到了这个地方,但对方似乎提前察觉了,已经将人转移走。

    换言之,景宁还是没有找到。

    童舒看到那几张照片,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连忙去找景小雅证实。

    当景小雅看着网上流传出的照片时,也惊呆了。

    不可能啊!

    她明明已经将现场毁了的,所有关于她和景宁出现过的痕迹全都抹掉了。

    他们怎么可能拍到?

    只见照片里,那间密室和关押景宁时一模一样。

    正中心的手术台上,隐约还能看到有人挣扎过后的样子。

    而照片的最后一张,是一枚戒指的图片。

    警方声称,那枚戒指是在案发现场找到的,经过向景宁身边的人确认,东西不是她的。

    那也就是说,这枚戒指,极有可能是策划绑架的那个人的。

    戒指的图片十分清晰,上面一颗心型钻石闪闪发亮。

    景小雅却只觉脊背腾的蹿起一股寒意,就仿佛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冷得发抖。

    怎、怎么可能?

    这、这戒指不是很早以前就坏了吗?

    小葵还说帮她拿去修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葵?!

    她猛然想到什么,瞪大了眼睛。

    这个该死的丫头!她们居然敢联手,一起陷害她!

    景小雅快要疯了,然而任凭她如何觉得自己是清白的,网上还是有人将她之前出席活动时的照片扒了出来。

    并且放大手部,只见上面赫然戴着的就是那枚心型钻戒。

    “天啦!这个女人是疯了吧,还真是她绑架的景宁啊”

    “这戒指好像是她和慕少的定情信物吧?”

    “好像是,我记得之前有个采访,她自己亲口承认过,我找找视频。”

    很快,那个视频就被网友们扒了出来。

    那是在景宁刚撞破她和慕彦泽的女干情后不久,在订婚礼上,慕彦泽送了她这枚戒指。

    景小雅接受采访时,被眼尖的记者盯到,问了一下。

    她便得意的向他们炫耀了一番。

    当时为了让大家看清这枚精心切割后的钻石,她还特地将手抬起来面对镜头,好让镜头将戒指拍得清楚一些。

    不料,却成了她今天的罪证。

    景小雅整张脸色都白了,踉跄几步,跌坐在沙发上。

    童舒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扶着头,叹了口气。

    “你不是说,所有证据都已经销毁了吗?这又是怎么回事?”

    景小雅摇了摇头。

    巨大的惊恐以及无助,令她红了眼眶。

    “我不知道,那间密室我明明已经让人销毁了,里面的东西包括那张手术台,我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