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一群人不管心里怎么想的,脸上都是一派其乐融融,和气生财的模样。

    景小雅收回目光,垂下眼眸,只觉心头如激鼓狂跳,巨大的欣喜像是从心脏深处被激发出来,让她开心的快要晕掉了。

    而慕彦泽,也从短暂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不过倾刻间,便明白了父亲的用意。

    他紧绷着脸,纵使心里有再多不甘,在这个时候也不能再多说什么。

    慕宏和王雪梅将事情彻底敲定,这才带着慕彦泽离开。

    一出景家,慕彦泽就忍不住问道:“爸,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你之前不是一直不想让我娶小雅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慕宏冷着脸,看着他沉声道:“你以为我愿意?但现在的局势,由不得你我愿不愿意!

    实话不怕告诉你,现在慕氏正面临一次重大的危机,有个极为神秘又资金雄厚的海外集团一直想要收购我们,幸好有你几个叔叔伯伯的支持,硬是让我扛了下来。

    可最近,那边居然开始收购我们慕氏的散股,你也知道董事会的那群人,除了你那几个信得过的叔伯,其余哪个不是眼睛长在钱眼儿上的?

    他们只要肯出大价钱,迟早会将董事会的那群人攻破,到时候,即便是我,也拿他们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慕氏被他们收入囊中。

    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慕氏现在是我说话,将来就是你做主,那群老家伙现在还在观望,只要我多费心力,应该还能稳住他们。

    但要是这时候,你传出一些始乱终弃的丑闻,他们会怎么想?

    对于一个跟了自己六年,为风华尽心尽力付出两年的前未婚妻你都可以随意抛弃,那他们那些支持你的肱骨老臣,还能全心全意的相信你吗?

    人心难聚却易失,彦泽,我们这一步棋,错不得!所以哪怕是要让你娶了那个女人,我们也要接受。”

    慕彦泽怎么也没想到,看似风平浪静的慕氏,如今居然已经走了到这一步。

    巨大的震惊之余,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左右不过一个女人,你要真不想见她,娶过来放在家里当摆设不就是了?

    还有,我就不明白了,你当初不是很喜欢那个女人吗?怎么现在又这样推推委委的了?一点属于男人的担当都没有,真是让人生气!”

    慕宏说着,就径直上了车。

    车门“砰”一声关上,将慕彦泽还想说的话关在了车外。

    他张了张嘴,望着快速离开的黑色轿车,到底还是没能真正说出一句拒绝的话来。

    最后,只能委顿的叹了口气,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陆氏。

    陆景深坐在总裁办公室里,气压有些低。

    对面,站着一脸小心翼翼的苏牧,望着自家总裁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只觉一颗心都快要吊到嗓了眼儿了。

    他轻声劝道:“总裁,这都在太太的计划之内呢!您不用太在意的,太太上次不是还特地打电话回来给您报备过吗?”

    陆景深冷笑一声。

    “计划之内?计划包括了让这些脑残怎么骂她?”

    苏牧:“……”

    这还真是一个送命题啊,回答是或不是,都不对啊!

    “总裁,太太想用自己的办法让慕彦泽和景小雅那对狗男女得到他们应有的报应,您应该支持她才对,可千万不能给她添什么乱子。”

    陆景深没说话。

    权当是默认了。

    苏牧好歹算是抹了把冷汗,放心了一些。

    不过下一秒,便忽然听男人说道:“你说她这么针对那个姓慕的,是不是心里还有他?指望着拆散那两个人,重新回到慕彦泽的怀抱?”

    苏牧瞪大了眼睛。

    眼看着自家主子越来越冷,甚至还带着点残酷的眼神,他非常有求生欲的连连摇头。

    “当然不是,总裁,您怎么能这么想呢?您看您是谁啊!堂堂陆氏总裁,长得帅又有钱,关键是对太太好,她怎么可能喜欢慕彦泽不喜欢您呢?”

    陆景深想了想,点头,“你说得也是。”

    苏牧又连忙抹了把冷汗。

    “你觉得我和慕彦泽,谁更帅一点?”

    苏牧一惊。

    完了完了完了。

    总裁这一定是吃错药了!

    以前从来不屑于和人比这些,甚至天生就自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的总裁,现在居然没自信到要问他一个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