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老夫人摇了摇头,痛心疾首。

    “宁丫头,当初你母亲将你交给我,要我好好照顾你,可是自从出了那件事以后,你一声不响的出国,我怎么找联系不上你,这件事是我失职,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走上这样的歪路!

    你要和陈永达这样的男人在一起,没有关系,你老实跟我说!我哪怕不同意,但若你一定非他不嫁,我也认了!

    这个废物要想欺负你,我郁家和关家的势力摆在这儿,他还不敢动你!可你却瞒着我,再三追问也死不承认,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我还是你最尊敬最亲近的长辈吗?这五年没有你的音讯,我日日担心,唯恐对不住你母亲,可你呢?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景宁脸色一白。

    张口想要解释。

    王雪梅却打断了她的话,赔笑道:“老夫人,您别生气,这丫头估计也是怕说了实话挨骂,她啊就是这样,性子比较犟,这些年我都习惯了。”

    郁老夫人摆了摆手,满脸疲倦之色。

    “行了,事已至此,我无话可说,今天我大闹你们的生日宴,是我失礼,改天自会派人登门赔罪,至于其他的,我管不了也不想管了,司白,我们走!”

    郁司白皱了皱眉,目光在陈永达手机屏幕上的那些照片上停留了一瞬,到底还是扶着郁老夫人离开了。

    景宁攥紧了手指,指甲都嵌进了掌心里。

    身子更是气得微微发抖。

    无耻!

    太无耻了!

    想到她居然和这样的一群人是一家人,身上还流着同样的血,她就觉得不可思议!

    人怎么可以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周围已经有人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也看到了郁老夫人气冲冲离开的样子,不由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诶,怎么回事啊?那个人是景宁啊?她和盛达的陈永达怎么搞在一起了?”

    “什么样的锅配什么样的盖呗!”

    “一个因为嫉妒偷妹妹的设计作品,另一个打残自己老婆,他们在一起呀才是刚刚好,渣男贱女,天生一对嘛!”

    “可也太不搭了吧!不说别的,景宁那么漂亮,那个陈永达光是看着就够恶心了,和这样的人怎么谈恋爱啊!”

    “你们还夸她的颜呢!”

    刚才跟景小雅站在一起的一个女孩子走了过来,冷笑道:“一个整容鸡,再漂亮又怎么样?过几年年纪一上来,还不是整个儿都崩了!到时候只怕她连陈永达都配不上。”

    “什么?你说景宁现在的脸是整容整出来的?”

    “当然,这可是她妹妹亲口说的,绝不会有假。”

    “天啦!那也太不要脸了……”

    场面有些混乱,景宁目光冷厉的看着王雪梅,咬牙切齿。

    “王雪梅,你这么做就不怕遭天谴吗?”

    王雪梅看着她,眼底不掩得意之色。

    面上却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我的乖孙女,你说你要是早听奶奶的话,我又怎么会出此下策呢?”

    景宁气得浑身颤抖,怒火似乎要从胸腔里迸出来。

    “找人合成几张照片,再找个流氓过来作证,你以为就能坐定事实?没有做过的事就是没有做过!你五年前可以冤枉我,那是因为我那时还小,没能力反击,可现在不一样了!王雪梅,你等着吧!捏造出来的谎言总会被轻易戳破的!我会让你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她说着,转身就准备往外走。

    可就在这时,脚下却忽然一软。

    王雪梅冷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说得对,捏造出来的谎言的确很容易被戳破,可若这个谎言在今晚就成了事实呢?”

    景宁不敢置信的回头看着她。

    “什么意思?”

    陈永达笑眯眯的道:“景小姐,刚才那杯酒好喝吗?那可是我亲自调的哦。”

    景宁脸色一变。

    一股反胃的感觉猛得蹿上喉咙,她拔腿就准备跑,却被王雪梅一把死死拽住了手臂。

    “陈先生,我孙女喝多了,麻烦你扶她去楼上的客房休息一下,可以吗?”

    陈永达激动的搓了搓手,“当然可以。”

    景宁死死的盯着他,愤怒溢满了眼眶。

    身体里有一股陌生的暖流袭来,酥麻的异样想袭遍全身。

    随着陈永达的手搭上她的肩头,她顿时惊惧的瞪大了眼睛,想要开口呼救,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