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就依咱们这样情侣不成直接撕破脸成怨偶最后分道扬镳的,你不是就应该盼着我被人骗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最后落得灰头土脸比跟你在一起时还不如再来看我笑话数落我吗?

    怎么现在是良心发现还想做点好事积点阴德,所以干起偷偷摸摸挑拨离间的活了?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莫不是……你还喜欢我?见不得我和陆景深感情好?”

    景宁说完,似笑非笑看着他。

    慕彦泽喉咙一滞。

    在她犀利的眼神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看穿。

    他连忙沉下脸来,故作严肃的道:“景宁!我是真心在警告你,你别以为我在开玩笑。”

    景宁煞有介事的点头。

    “哦,我明白了。所以你现在是真的对我旧情难忘,希望我和陆景深分了和你复合?”

    慕彦泽:“……”

    景宁啧啧两声,摇了摇头。

    “可惜啊,有句老话说得好,好马不吃回头草,慕彦泽,是你对不起我,我就算和陆景深分手,也注意不可能再喜欢你的,所以你瞎忙活什么呢?”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她这样轻飘飘的话,慕彦泽的心却莫名的激荡起来。

    像密集的小雨点一样,心跳得又猛又急。

    他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沉声道:“我没指望你会再回我身边,我……我知道你恨我,自然是不敢指望什么的,只是希望你不要再受伤,就当我偿还当初欠你的吧。”

    景宁忽然觉得很好笑,但她憋住了。

    她敛了敛神色,一本正经的道:“行,我知道了,如果没别的事,那你就先出去吧!”

    慕彦泽看着她,欲言又止。

    但最终,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

    一直等到休息室的门彻底关上,外面的人走远,她这才彻底放心的大笑起来。

    墨楠从外面走进来,看到站在那里笑得浑身直抽抽,有些不解。

    “宁宁,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笑死这样?”

    景宁摆了摆手,好半响,才勉强止住笑,说道:“没什么,我就是,我就是遇到了一件特别好笑的事情。”

    墨楠很好奇,“什么事情啊?”

    “刚才慕彦泽进来了,你猜他跟我说了什么?”

    墨楠怔住,摇了摇头。

    “猜不出来。”

    于是景宁便笑着将刚才发生的一切说给她听了。

    墨楠听完,一脸无语。

    “他有病吧!当你是什么呢?招之则来挥之即去?还挑拨你和先生的关系,他是不是还觉得自己有多高尚,你应该有多感激他?”

    景宁笑得前仰后合,过了好半响,才拍着胸口给自己顺了顺气,笑道:“也许吧!不过他估计是没想到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所以走的时候好像还蛮失望的。”

    墨楠冷嘲的撇了撇嘴。

    “一个堂堂的慕氏少东家,心思恶毒小器到挑拨离间的地步,也配和我们先生相提并论?简直就是笑话!”

    景宁摇了摇头,“他当笑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行了,懒得理他,对了墨楠,陆景深前几天是不是回过京都?”墨楠一怔,反应过来,连忙答道:“是的,当时你在拍戏,他打电话过来是我接的,一下子太忙就忘了告诉你。”

    景宁点了点头。

    “没事,我就随便问问,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过去吧。”

    “嗯。”

    晚上的戏拍得还算顺利。

    虽然中途因为景小雅的问题,还是ng了几次,但相比之前已经好了很多。

    林舒凡已经连骂都懒得骂她了,他算是看出来了,景小雅和别人对戏,都能演得好好的。

    但只要变成是和景宁拍对手戏,就保证会出状况。

    不是忘台词就是状态不对,反正就是各种ng。

    到了这个份儿上,林舒凡怎么还会不明白,这是景宁在故意给景小雅使绊子。

    只是令他惊讶的是,景宁这才第一次真正拍戏,是怎么就能拥有这种实力的?

    在演艺圈,的确有一种气场压人的说法。

    一些拍戏经验丰富的老戏骨,能将整个人物角色的气质与自己完美融合,从而散发出独属于自己的气场。

    在对戏的时候,或带动或压制对方。

    如果是带动对方,两个人就能相得益彰,但如果是压制,对方哪怕演得再好,也能被她身上那股气势压得死死的,抬不起头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