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宁点了点头,闭上眼睛。

    两人坐在山顶,等了很久很久。

    流星还是没有出现。

    景宁靠在他的腿上,身上盖着他的外套,渐渐有些发困。

    后半夜的温度更低,即便她身上盖着衣服,却还是感觉到有些凉,迷迷糊糊间更往他怀里靠拢,寻着找依存和温暖。

    陆景深低眸凝视着怀中的女人,黑眸幽深,粗粝的指尖轻抚过她的发丝,满是怜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夜色渐白。

    天际破出一线曙光,落在宁静的在大地上,景宁被人轻轻拍醒。

    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陆景深俊美如雕刻般的脸庞,在晨曦中披上一层薄薄的光晕,宛如神祇。

    她被眼前的美色迷得愣怔了下,随即幸福的眯起眼,伸手捏了捏他脸颊上的肉,“每天在男神怀里醒来,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陆景深没有阻止她的动作,任由她捏够了,才说道:“天亮了,我们走吧。”

    景宁坐起身,往四周看了看,果然,看到大家都一脸失望的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不由挠了挠头。

    “流星呢?昨晚有流星吗?”

    “没有。”陆景深站起身,然后伸手扶她起来,“估计是报道有误吧。”

    “啊?”

    景宁脸上闪过一抹失望,继而被腿上剧烈的酸麻激得身子一软。

    陆景深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她,问:“腿麻了?”

    “嗯。”景宁点头,弯腰去敲了敲自己发麻的腿。

    陆景深眼眸一深,止住她的动作,穿上外套后,上前一步在她面前蹲下来。

    “上来。”

    景宁愣了愣。

    看着男人宽阔的背脊,犹豫了一下,“山路这么陡,我自己走吧,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上来!”陆景深重复。

    景宁咬了咬唇,只好轻轻攀上去,陆景深将她背起来,然后便一起往山下走去。

    山路蜿蜒,曲折连绵,昨夜的露水还未消散,山间萦绕着一层薄雾,人行走其间,被带着湿意的空气一刺激,只觉全身都被冷意填满。

    景宁伸手拂开一截从山路两旁斜伸出来的树枝,问道:“昨晚你一夜没睡吗?”

    陆景深嗯了一声。

    “那你应该很困吧?要不放我下来自己走,我们走慢点就好。”

    陆景深没有放,继续往前走着,沉声道:“我不困。”

    怕她不相信,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以前忙的时候也经常熬夜,习惯了。”

    景宁见他坚持,便不再勉强,只是乖乖地趴在男人的背上,任由那种淡淡的幸福感充盈心房。

    “陆景深,以后等你老了,走不动了,我也可以背你,你想去哪里都行。”

    陆景深被她稚气的话逗得一笑,淡淡道:“你背得动?”

    “背得动啊。你别看我个子小,但是力气很大的。”

    “好,那以后就由你来背我。”

    “一言为定啊。”

    “嗯,一言为定。”

    景宁的胸膛里被满满的幸福感填充着,只觉世间最幸福的事也莫过于此了。

    与相爱的人就这样静静的行走到老,不需要轰轰烈烈,也不需要奢华富贵,只要两人身体健康,一生相伴,就此足矣。

    两人直到中午,方才到达山脚下,都是又饥又渴。

    山脚下有几家看上去颇有当地特色的餐厅,两人随便挑了一家,走了进去。

    吃完饭,两人坐上回程的车,景宁昨晚没睡好,一上车,只觉又累又困,没多久就晕沉沉睡了过去。

    醒来时,窗外晚霞正好。

    景宁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发现竟然一觉睡到了黄昏。

    卧室里的落地窗被打开,风吹进来,轻纱曼舞,空气间混合着一股咸湿的味道。

    她下了床,朝落地窗走去,只见外面是一个很大很空旷的露台,露台上摆着一张餐桌和两把椅子。

    往东而去,是烟波缥缈的烟海,如火般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空,倒映在海面,如破碎了的大红锦缎。她站在露台上撑了个懒腰,微眯起眼睛,呼吸着海边的新鲜空气,只觉浑身疲累尽消,腹中饥饿感袭来。

    楼下传来好闻的香味,她嗅了嗅,眼睛一亮,转身蹬蹬蹬往厨房的方向跑去。

    果然在厨房找到了正在煎牛排的陆景深,相比昨天炒菜时的手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