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宁扫过锁面,见他认认真真的将字写得工工整整,眼睫微微颤了一下。

    陆景深写好名字之后,见人家的锁上都写了情话,便从善如流的问景宁,“要不要加句话上去?”

    景宁反问,“你觉得加句什么话比较好?”

    陆景深犯了难。

    他本就不是那种很肉麻热情的性子,面对她,情至浓时,才会说出一些暖心的肉麻话。

    但这个时候,荒郊野外的,让他想句情话出来,他还真想不出来。

    但话已出口,他又不想放弃,想了想,拿起笔在上面疾风劲舞一挥,写完。

    景宁凑过去看了眼,只见上面写着:睡她一辈子!

    景宁:“……”

    陆大少爷,您真会玩儿!

    陆景深很心满意足的将锁挂了上去,景宁手上还有个百子千孙锁,陆景深夺过去在上面写了两个名字,然后也挂在了刚才挂的同心锁上。

    景宁问他:“你写的什么?”

    “名字。”

    “名字?”她茫然的睁着眼,“谁的名字?”

    “我们孩子的。”

    景宁:“……”

    她也没多想,只当陆景深的意思是,未来孩子的。

    陆景深将锁锁好,便牵着她往回走,景宁的脸色有些古怪,陆景深也不理会她。

    两人走回刚才吃饭的地方,打听了下,才知道原来网上传闻的流星雨是真的。

    天文局的确报道说今晚有流星雨,而且,已经有很多人提前上来,在山上搭了帐篷,就等着看。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和他一起看流星了,就在前不久,他还带她去看过一次。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又正巧今天有,没有不看的道理。

    景宁一扫刚才的郁闷,跑到山头上去看流星。

    但这会儿流星还没出现,山头的草坡上倒是坐了不少人,大多都是情侣。

    也有三口之家一起来的,大家三三两两依偎在一起,气氛倒也祥和。

    “要是有望远镜就好了,肯定能看得更清楚。”景宁感叹。

    陆景深闻言挑眉,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摊贩,“那边好像有人卖。”

    “是吗?要不过去看看?”

    陆景深点头,两人走到那个小摊前,见卖的都是些很拙劣的被淘汰的天文望远镜。

    那个摊贩见到两个年纪轻,一看气质又很尊贵,像是有钱人,便极力向他们推销。

    并且说今晚一定会有流星雨,用这个看会看得更清楚,更漂亮。

    景宁拿不定主意,她不懂这个东西,于是将选择权交给了陆景深。

    陆景深在摊上挑挑捡捡,选了几个,也不问价钱,全部拆开,手脚麻利的自己选了组件,组装起来。

    他的动作很快,如行云流水,摊贩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他已经拆了三四个,顿时急了。

    “哎,先生,您不买别拆啊,您这拆了我怎么卖啊?”

    陆景深表情淡淡的,“被淘汰下来的伪劣产品,不卖给其它人也罢。”

    那摊贩顿时急眼了,想要理论,陆景深却已经快速将那几个拆下来的零件装好,然后放在眼前试了试。

    效果虽然不算满意,但硬件有限,也只能做到这样,至少比刚才要好多了。

    他从钱夹里抽了十几张丢给摊贩,拿着望远镜,又从他的摊子上拿了块软垫,然后便牵着景宁便走了。

    陆景深牵着景宁走到一块比较空旷的地方,将垫子往地上一铺,两人便就地坐下。

    景宁拿过望远镜试了试,没试出什么感觉来。

    陆景深让她等呆会儿流星来了的时候再看,就会知道和普通的望远镜有什么不同了。

    景宁见状,便将望远镜放下,两人坐在草地上苦等。

    “哎,听说流星降落的时候,许愿最灵了,你呆会儿想许什么愿?”

    景宁捅了捅他的胳膊问道。

    陆景深笑了一下,“不是说愿望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景宁一想,也是。

    讪讪的道:“好吧!”

    陆景深见她有些恹恹的,担心她累着,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肩膀,说道:“你休息一下吧,估计还要等很久。”

    景宁爬了一个下午的山,的确有些累,闻言便靠了过去。

    陆景深伸手将她往怀里带了带,两个人紧紧依偎在一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