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婶脚步一顿,背着他们暗暗咬牙骂了一句自己真不识趣,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明知道先生和太太单独呆在书房,一对俊男美女深更半夜独处密室,肯定要干些羞羞的事情,她跑来送什么宵夜?

    宵夜有太太好吃吗?

    刘婶红着脸,尴尬的回身走进去。

    “先生,太太,我给你们送点宵夜上来。”

    她僵硬的笑着,目光落在仍旧被陆景深按坐在自己腿上的景宁身上,只见她抬手捂着脸,整个人背对着她将脑袋埋在男人怀里,一副羞愤谷欠死的样子。

    她脸上的笑意顿时更深了,目光含着一丝欣慰,将手上的托盘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陆景深倒没再说什么,只吩咐道:“以后我和太太单独在房里的时候,别随便进来。”

    “啊,是!是!我明白了。”

    “嗯,下去吧。”

    “是。”

    刘婶转身出去了,那背影,那步伐,简直欢快无比,要不知道内情,还以为她中了五百万的彩票一样。

    甚至在离开的时候,还非常贴心的替他们关上的门。

    陆景深收回目光,低眸看着怀里的小女人。

    性感的薄唇勾起,目光里盛满了笑意。

    “还躲着?人都走了。”

    景宁露出眼睛偷瞄了一眼门口的方向,见陈嫂是真的走了,连带着门也关上了,这才松了口气,将头抬起来。

    “都怪你!”

    她抡起拳头砸了一下男人的肩膀,又羞又怒。

    陆景深低低的笑出声来,“嗯,怪我。”

    他这副宠溺而愉悦的样子,反倒是让景宁空有一腔怒火,反而发不出来了。

    只是睁着一双美眸瞪着他。

    陆景深今晚占尽了便宜,心情大好,也没再想逗她,免得逗狠了真把人惹生气了。

    于是捏了捏她细软的腰肢,问道:“饿不饿?”

    别说,虽然景宁晚上吃了晚饭,不过因为忙着工作,所以只是草草吃了几口而已,这会儿还真饿了。

    不过想到自己刚才还跟他生气,还有偷亲的账还没跟他算呢。

    这会儿就吃他的东西的话,那也太不好意思了。

    男人仿佛看出她心里的想法,眼底的笑意更深,愉悦的牵起唇角。

    “我饿了,陪我吃一点?”

    景宁心虚的眼珠四下乱瞟,最终,还是强撑着底气答应,“好啊,看在你请求我陪你的份儿上,我就陪你吃一点吧!”

    陆景深笑了笑,也不计较,松开她牵着她的手走过去。

    桌上放着两碗海鲜粥,色香味俱全。

    景宁先前还觉得只是一点点饿,这会儿闻着这么香的粥,肚子顿时饿得咕咕叫了一声。

    空气安静了一瞬。

    她表情一僵,抬头看着陆景深,尴尬的笑了笑。

    “那个……你听错了,外面有蛤蟆叫呢!”

    陆景深讳莫如深的点了点头,“嗯,是蛤蟆叫。”

    然而那眼底毫不掩饰的揶揄和笑谑,分明在告诉她,他早就听到了,就是她的肚子在叫。

    景宁羞愤的想挠墙。

    好在只要厚着脸皮当作没看到他的表情,这个男人也不会揭穿,两人总算在平静中吃完了宵夜,景宁满足不已。

    她主动收拾碗筷端下去,再回来时,陆景深已经进浴室洗澡去了。

    景宁随意捡了本时尚杂志靠在床头翻看着,杂志是这期的新刊,上面刊载了她最喜欢的amy大师出的新款。

    毕竟是国际著名设计师,请的又是国际名模,篇幅自然是很大的。

    景宁随意翻看了几页,目光忽然一顿。

    只见杂志上刊登的赫然是关雪菲的照片。

    关雪菲,娱乐圈清流一般的女神,高学历,高颜值,高出身。

    作为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关家独女,她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明明是国外名校毕业,手上握着好几个学位,却偏偏醉心于演戏,偏要成为一名演员。

    许是限于年龄,演技算不上顶级,但在同龄的其他女星中,也算出色了。

    至少,曾经主演过好几部大火的作品,去年出演的文艺片也拿到了国际大奖。

    更难能可贵的是,名气已然如日中天的她,平时为人却十分友善低调,出道七年,从来没传出过什么绯闻,更没有任何可供人吐槽的黑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