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她晃了晃脑袋,还以为是安芸进来了,出声喊道:“安芸,我还没好,你在外面再等会儿吧!”

    说完,就强撑着想站起来去冲水。

    然而身体里传来的酥麻感却让她膝下一软,几乎快要栽倒。

    景宁脸色一变,猛地清醒过来。

    那种熟悉的感觉,她怎么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是该死的!

    怎么可能?

    她记得自己今天晚上吃过的东西都是亲眼看到别人也碰过的,那杯酒也不可能会有问题。

    难道是……

    她瞳孔放大,猛然想起刚才安芸给她的那杯温水。

    她眸色一寒,汹涌的愤怒几乎要从胸腔里迸发出来。

    这帮人……老虎不发威,还真当她是病猫了?

    一次两次的用这种下作又没脑子的手段对付她,还真当她好欺负!

    景宁用力咬了咬舌尖,腥咸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散开来,暂时让脑子清醒了几分。

    然后,她手脚并用,努力的往浴缸外爬去。

    ……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下一秒,浴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

    许天洪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走进来,一边推开门一边兴奋的往四周瞧着。

    然而只见浴室里空空如也,铺满了泡泡的浴缸里还缭绕着蒸腾的雾气,却不见应该呆在里面的身影。

    他微微一愣,“咦”了一声。

    然后,目光就扫到浴室一角,窗帘的下摆露出一双拖鞋,帘子还隐约动了动。

    他立马明白过来,荡笑了两声,兴奋的搓着手走了过去。

    “我亲爱的小乖乖,躲在窗帘背后做什么?来,让哥哥陪你洗澡吧!洗香香了哥哥陪睡你觉觉好不好啊。”

    那猥琐的语气和下流的话,让人几欲作呕。

    许天洪很快就走到窗帘面前,只要一想到这背后就站了个一丝不挂,娇艳欲滴如花骨朵儿般的美人儿,就只见一颗心快要激动到嗓子眼儿了。

    他兴奋的握住窗帘一角,口中念道:“乖乖,我来了!”

    然后,“唰”一下打开。

    下一秒,愣住。

    窗帘背后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打开的窗户,吹进来阵阵凉风。

    许天洪脸色一变。

    “妈的!敢耍老子!”

    他下意识以为是王雪梅在耍他,正准备转身下去找她算账,然而就在这时,“砰——!”

    “你——!”

    许天洪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女人,捂着后脑勺,软软的倒了下去。

    景宁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松了口气。

    她费力的将他拖到窗帘背后,拿绳子将人绑好,然后才换了身衣服走出去。

    卧室门已经被人从外面反锁了,她拧了两下,没拧开。

    没想到王雪梅为了防范她逃跑,会做到这个地步。

    景宁的一双秀眉狠狠皱了起来。

    事到如今,走是走不了了,她想了一会儿,摸出手机给陆景深打了个电话。

    而另一边,陆景深此时正在外面吃饭。

    奢华的包厢里,几乎囊括了京都最有名的几个名门子弟。

    有从政的,有从军的,有从商的,个个都是人中龙凤,群山翘楚。

    他们都是陆景深的好兄弟,也是从小在一个院儿里长大的至交好友。

    此刻,大家正言笑宴宴,讨论着什么。

    陆景深坐在圆桌一方,并没有加入他们的讨论。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的脸上染了一层淡淡的红晕,但饶是如此,却也不掩他的英俊。

    反倒是因为酒精的加持,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散漫而慵懒,略微歪着身子靠在椅背上的样子,像极了传说中的贵族。

    一个男人将他面前的酒杯斟满,笑道:“深哥,这次你算是东道主,我们几个兄弟远道而来,你可得陪我们多喝几杯。”

    倒酒的男人名叫谢非,是京都谢氏的二公子,平日里最喜欢攒局,爱热闹,这次来晋城聚会就是他的主意。

    陆景深也不拒绝,笑了笑,将面前的酒喝了。

    另一个人见状,也上前替他倒满了酒杯。

    他是京都傅家的独生子,叫傅远航,因为家里从商的缘故,与陆景深的关系自然更是亲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