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什么叫有些人不属于你?

    指的是慕彦泽还是陆景深?

    她觉得有些好笑,实在懒得再跟这个男人啰嗦,加快了脚步。

    许天洪也跟着加快了脚步,在进餐厅的时候,忽然握住她的手腕,扶了她一下。

    “景小姐,当心脚下。”

    景宁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立马将手抽了出手,转头瞪着他。

    她自己走的路,自己清楚,景家从客厅到餐厅这条路在她十八岁以前走了不知道多少遍,她自问即便几年没走,也不至于会陌生到要摔跤的地步。

    很明显,这个男人就是故意的。

    故意要在众人面前制造暧昧,显得两人的关系十分亲近。

    果然,就听到餐厅里传来景小雅娇笑的声音。

    “呀!我说怎么我们都到了,姐姐和许大哥一直没到呢,原来你们两个故意落在后面了,许大哥,我姐姐性子温柔谦和,你可别欺负她。”

    许天洪立马笑道:“不会不会,景小姐这么漂亮,我疼爱还来不及,怎么会欺负她呢?”

    王雪梅看着这一幕,显然也很高兴。

    她笑着满意的点了点头,“许先生能和我们家景宁对上眼,这是好事,来,赶紧过来坐吧!”

    许天洪转头对景宁笑道:“宁宁,我们过去吧。”

    景宁眉头皱得更深。

    胃里有一种直欲作呕的感觉。

    余秀莲见她站着不动,连忙站起身来。

    “宁宁,你过来坐这儿吧!挨着小雅一起坐。”

    她这样子,状似替她解了围,可实际上景小雅的左边坐着慕彦泽,她要是再过去坐在右边,像什么话?

    看着他们当着她这个前女友秀恩爱?

    他们不嫌膈应,自己还觉得恶心!

    景宁没说话,迈步直接走到了王雪梅的下首,景啸德的右边坐下。

    那原本是余秀莲的位置,她刚才站起来,位置就空出来了。

    景宁看着她,淡淡笑道:“莲姨,我坐你这儿,你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余秀莲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王雪梅立马沉下脸来。

    “景宁!那是长辈坐的位置,你坐那儿像什么话?”

    景宁淡声道:“这里以前是我妈的位置,我想她了,所以坐过来怀念一下,不行吗?”

    王雪梅气得变了脸色。

    景啸德也很不高兴。

    他这个女儿,自从她妈妈死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每次不是讽刺他就是挖他的痛楚,让他很不喜欢。

    让她坐在旁边,那他这顿饭还要不要吃了?

    想到这里,景啸德也虎下脸,沉声道:“景宁,坐你该坐的位置上去!这是你莲姨的位置。”

    景宁坚持,“这是我妈的位置。”

    “你!”

    余秀莲及时出来打圆场。

    “算了算了,一个座位而已,无所谓的,宁宁喜欢坐就让她坐吧,我坐这边就好。”

    她说着,委屈的坐到最下首。

    貌似让步,实际满桌子不满的目光都向景宁瞪来,就连一直对景宁很有好感的许天洪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早就听闻这位景大小姐任性骄纵,之前还以为只是传言,现在看来,倒是真的。

    余秀莲无论怎么说也是她的长辈,虽是后妈,可看那态度对她倒是极好的。r

    她居然这么不识好歹,简直狼心狗肺!

    然而心中再是腹诽,面对景宁那张清冷得不食人间烟火的脸,许天洪还是压不住心底的蠢蠢欲动。

    呵!嚣张就嚣张点吧!

    他是最喜欢张牙舞爪的小野猫的,比起温和柔顺的更来劲儿,驯服起来成就感也越高。

    想到这里,他便笑道:“没想到因为我,倒要委屈了景夫人,没关系,宁宁不愿意和我一起坐,我坐最下首就是,景夫人还是坐回去吧!”

    余秀莲见状,一时有些为难,抱歉又尴尬的对许天洪笑了笑。

    “许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无妨无妨,景小姐是个直爽的性子,我看得出来,这样的女孩子最没心眼儿,我很喜欢。”

    “您喜欢就好。”

    余秀莲仿佛松了口气,转头看向景宁。

    景宁冷着脸,听着他们讨论自己,就仿佛讨论一个商品一样,完全不顾自己的意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总裁溺宠小娇妻景宁陆景深推荐阅读